白衣郎君对刚才的战斗有些匪夷所思无法理解,为何自己能随意的飘起,与魔族公主抗衡?这是什么逻辑?想着此问题看向了珼雅。(书=-屋*0小-}说-+网)

    珼雅注意到了白衣郎君刚才的行举,她也有些纳闷迷惑,这次可不是自己施得法术,而是他自己跃起的,还稳稳矗立空中。对于这个问题无说可解,摇摇头示意不知何原因。

    既然不是珼雅所为,更是奇怪,既然无得解,就不去刻意关注,其中的秘密,相信,日后定有分晓。

    眼前,燃眉之急,

    是怎么样解除当前危机?自己没主意的问了珼雅,珼雅说,他们来势汹汹,想必早有准备,我们得做好撤离的打算。

    听了珼雅分析,李亨也是没法,问,非得如此?

    珼雅毫不犹豫的回答必须的。

    李亨还在犹豫不决,一种哈哈的笑声震破天的传来。笑声止话语出。别急着走呀,游戏还没开始玩呢。

    何人如此猖狂?

    众人很想知晓。但不见其真面目。

    此处地形算是高低不等,挡住了来物,一会儿,从西方渐渐的冒出两只像蛇又有些不像的爬行动物的头,很大。

    这是什么东西?

    珼雅仔细观察起来。

    在凡间,没有人认识这东西究竟是什么,因为,它的外形跟蛇基本一样,几乎无法区分。因此,都会从第一眼就会认为它是蛇,而且称之为巨蟒。

    这样的结果,除了珼雅不认同,其余人都是一个结果。珼雅解释说,大家不要误解,它不是蛇。

    这明明就是一条大蛇,怎么说,不是呢?既然仙子说不是,定是有她的道理所在。

    李亨不解说,愿闻其详。

    这家伙虽是蛇的一类,可它不属于蛇类,而是蚓类。你们看,它还有无数条爪。珼雅解释的很细心。

    随着距离拉近,果然看的清楚。

    它们的身上各骑着一人,那人姿态嚣张显得高傲,不可一世。对他们的服饰惊讶不已,远看花花绿绿,五颜六色,好似布料缝合一起,特别耀眼。再看他们的脸,丑的不可直视,五官虽在,有了满脸疙瘩点缀甚是渗人,自然,五官本端正,但瞧不清楚。

    他们是什么人?

    众人不得而知。

    灵蚓后面,出现了独孤剑一伙人,看这架势,如仙子所说,真是有备而来。如此气势,定是胸有成竹。

    萧傲天呵呵两声说到,怎么,让我们这阵势吓住了?不敢言语了是吧?

    这样的阵势,的确让人心颤。不过,再是厉害,岂是让他这阵势吓破了胆?笑话。李亨上前一步说,哪来的妖魔鬼怪,识相的,还不快快离开。不然,要你有来无回。

    萧傲天乐了,嗯,有点意思,喜欢。但说大话是不行的,要有实际行动才能配的起你这话。说着话,打量了李亨一番,瞧你装扮,少不了王公贵族,说说,抱个名来,本人不杀无名鬼。

    李亨犹豫,要不要告知?

    为了太子殿下的安全,众人不赞同告知。

    你们不要隐藏了,我来说,他就是大唐的太子李亨。公孙雯得意的说着。因为,李亨极其重要,只要杀了他,大唐气数可算真尽了。正愁无处可寻,不想,得来全不费功夫。既然遇到了,今日绝对不能放过他。此人必除,否则,后患无穷。

    李亨的面相,身份,只有公孙雯识得,其余人都不晓得。

    听是大唐太子,萧傲天有些犹豫。我与他没有理由争斗,人家是江山之主,而我,要的是江湖大权,与他为敌,有朝一日,岂不自取灭亡。想了想严重的后果,收拾了他对自己一点好处都没有,说,我要的不是你,走开,谁是小娃白衣郎君?

    听他话,原来是为了自己而来,自己做了什么事,让他们大动干戈?再说了,此人从未见过,他说这话让人费解,好似跟他仇深似海。不过有独孤剑在场又能解释的通了,原来是他们请来的帮手。说,阁下指名道姓要我,不知何事?记得没错的话,在我印象中,与阁下并无瓜葛。奥,忘了自我介绍。本人就是白衣郎君。敢问阁下尊姓大名。

    萧傲天呵呵笑两声,你倒是无所畏惧,见我这般气势还能不忘潇洒性格,怪不得,你在他们眼里,是肉中刺眼中钉。不过,你这样的角我喜欢。这样吧,我们做笔交易可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