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蚓动作迅速,缩成一团成肉球。

    白衣郎君借势而下,一剑劈之,如灵蚓中招必是一分为二。但灵蚓不会就此任人宰割,快速的向前滚去,直到十步远才停了下来。然后,它的头没有露出,只是身子直立。瞬间,身体左右两边各出一只似手臂的物体,同时向白衣郎君相互前后摇摆,那动作像扇子。一时,一股风紧然而起。此风面积很小,如一根绳索,又如一杆枪强硬直刺胸口而来。

    了解了此风的向向,白衣郎君懂得如何化解。既然是风,让它直走就是。想此,轻盈的跃身而起成横一线,剑指前方速去,目的,刺穿灵蚓的胸部让它就地正法。可是,让他没有见到的是,那道风紧随其后依依不舍,看来,不达目的不罢休。于是,想一招毙命灵蚓的想法就此破产。

    如何应对这股风,是眼前头疼之事。

    无论自己到何方,它都会穷追不舍。

    眼见此风接近,便是没有解决之道。

    如何做?发愁。但无办法应对。

    清苦大师见此情况,忙出一指,大力金刚指。速然,一道内力形成的风从指尖推出,似枪般强势直至灵蚓发出的那道风。风与风对决,比的不是招式而是内力。灵蚓天生灵物,自然存在着不一般的力量。而清苦大师是一界凡人,怎能相提并论。因此,内力消耗过大,几乎不能再是坚持。

    大家一惊,灵蚓这么厉害?义无反顾的各个齐心协力,内力聚一起,对准清苦大师的后肩部位,将内力输入。

    顿时,清苦大师内力大增,将那道风原本占据上风的势头顶的速然下降,就是缓缓退后。但不能完全消灭,形成对峙状态。

    此举算是及时,解了燃眉之急。因此,可有时间对付它了。挥剑,一力而下劈之。

    剑气凶猛,威力强大,劈到那道风后,不是一下就搞垮了它,而是形成了对抗。

    奇怪,此风能有这般功效?搞不懂,风就是风,为何这般强硬,剑气劈不穿呀?

    白衣郎君纳闷。

    那道风虽与众人坚持,却是十分坚固,虽是有外力直击也是不易认输。

    但由于时间的关系,随着剑气的力道威猛,那道风再是强大也不能抗衡,渐渐的一点一点消失。由此,直至不见了影子为之。

    接着,要解绿凤之危,于是挥剑劈向了酥舞置。

    就在举剑劈之时刻,萧傲天突然出声,精彩。

    在刚才的一番打斗时,萧傲天了解了乌金剑的厉害之处,若不是这丫头内力不羁,好徒儿早已败下阵了。若不是有灵蚓出击,白衣郎君就不会出手,那些人也就不会相继出手,一系列的事情都是有了外力相助才会演变成现在的局势。如不阻止白衣郎君的攻击,好徒儿定是败局已定,还会身受其害。

    有了萧傲天的语音叫好,白衣郎君意识到他这是有意不让自己出手。难怪,他制止了自己。看来,绿凤的靠自己了。

    就在他们僵持不下时,乌金剑又出现了出其不意的那一招。从剑身左侧突出一道白光似剑直击酥舞置。

    酥舞置用尽全力,只能维持原态,不能拿下对方,于是想,不能武取何不智取?就在想法时,一只似剑的剑气速然而来。了解了目标,是对准自己的心脏,心叫不好,妈呀,这把剑还有这功能。叫一声不玩了。瞬间猛推,借势绿凤后退之际收了功返回灵蚓背,说,算你厉害。

    绿凤本不愿意放过这个扰乱江湖秩序的家伙,白衣郎君示意她罢了,日后有的是时间。

    萧傲天呵呵两声说,这丫头好功夫,和我徒儿战平手不简单呐。稍停,语气有变。不过,说人厉害,倒不如说这把剑有特别之处。怪不得,好徒儿天天在我耳边提它。怎么样?刚才的战斗你也看了,是不是有所启发?若是感觉到不能战胜,还是趁早收手吧,这样,有颜面。

    自己岂是临阵倒戈之辈?让自己胆怯之事,这辈子怕是没有人能让自己屈服。冷笑几声说,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楚,本人全身上下有哪一处能说明,我有惧怕之举?告诉你,浑身是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