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族公主对珼雅的逃走非常气怒,发誓要抓住她,让她魂飞魄散。(书=-屋*0小-}说-+网)

    法术在旁人看来,无从视物,就觉在原地徘徊。可是眼前的景象又是在不断的变换,都感有了法术就是好。走了一阵子,瞭望远处不再是群蛇的攻击范围才停止了前进。珼雅说,我们在这里可以休息一下。

    白衣郎君一直观察敌人的动向,虽看不到独孤剑一伙人的追来,可就是有一种预感,有人紧随而至。想了想这个问题,若是有人来定是魔族公主,理由很简单,只有她会法术隐身而来。若是如此,就不能在此停留,应该再往前。担忧的说到:“仙子,且不可,我们还的前行。”

    珼雅嗯一声,没多想,说,理由。

    仙子行速极快,凡人根本不可能追击。追击之人除了魔族公主别无他人。所以,我们距离越远便对我们越有利。

    仙子恍然大悟,原来,后面有人。明白了话意其中的奥妙点点头,言之有理。

    战线越长,独孤剑一伙人越是来不及赶来,至于魔族公主一人赶来,势单力薄又怎会铤而走险,也只能望梅止渴。这样的道理,大家一想便知,都是赞同继续。妙哉。

    公孙雯追了好久,路程已是百里,若是继续,结果依然相同。但就是如此也得追,不把她打的魂飞魄散誓不罢休。忽然间,一个问题突显。追到了,自己单身力薄怎能与她抗衡?想到此问题立刻停止前行,口出恨语,算你们走运。于是返回去了。

    走了好长时间,觉得安全便停止了下来。

    此处属于平原,虽是大面积表面平整,但有些地方依然坑坑洼洼高低不平。不远处,有一户人家,茅草屋,外围用小木棍与绳索连到一起的篱笆墙让房屋有一丝安全。

    大家走了过去想喝口水融融喉,毕竟,刚才的战斗实在是累人。

    连起的篱笆墙留有一扇门,不宽,不过两个人并排足足能过。

    绿凤叫了起来,看里面有没有人。

    一会功夫,屋内依然冷清无一人走出。

    这是怎么回事?莫是无人?绿凤说到:“各位前辈,要不我进去瞧瞧?”

    这样不好吧,再等等。华玲玉尊重主人家的权益说。

    王秀红说,不如进去吧,我们没有时间的。

    既然进去都去。无己老人说着话推开了门,径直向屋里走去。

    付一卓是个急性子,跑在最前面,不顾及任何有没有危险存在一把推开了门。顿时,一股空气质量极差的冒了出来,气味难当的冲鼻几乎窒息,受不了难闻的味道调转头颅迅速的跑开。待好一点终于说出一句话,妈呀,呛死我了。

    他此举,不必去想为什么,一定是从房间冒出来的气味有异,不然不会如此。那么,屋内定是存在着危机。

    李亨上前一步问,大师,什么样的味道?

    付一卓说不上是什么样的味觉,尸臭?不是。总之,闻所未闻。

    就连大师,这么玩转江湖之辈都不晓得,看来,古怪。那么,是什么原因造就了这一切得弄清楚。

    于是走上前去准备进屋,但被白衣郎君拦阻说到:“太子殿下且不可。”

    “无妨。白公子不要担心,孤只是瞧瞧。”

    “屋内气味弥漫,而且怪味生成必是蹊跷定凶险。太子殿下金贵之驱万不可自我冒险有任何闪失,这等小事我们来做就好。”说着话进了屋内。

    李亨担心的说,白公子,你要小心。

    无己老人说,太子殿下不必担忧,白公子本事你我都是了解,更何况是百毒不侵,殿下放宽心就是。

    百毒不侵还是第一次听说,没想到还有这通本事,在心里敬畏起来。李亨点点头算是吃了一颗安心丸,接下来,便是等待他的好消息。

    屋内空气弥漫,呛鼻质量达到了不能呼吸的地步完全窒息,好在有灵剑在手,可自主过滤空气颗粒,因此,在空气到鼻孔瞬间起,本臭味熏天即刻变得清新入鼻,那种难受至极的感觉霎间不翼而飞。虽是气味得到控制,由于空气污染太严重,眼前一片迷茫,视不清屋内到底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