亜厼自豪,信誓旦旦的说着自己的特长,以显自己是不可战胜的。

    对于亜厼骄傲自大,又是桀骜不驯的态度,大家竟然觉得言之有理,因为,对与不对随它,毕竟,它是灵物。

    有这样的态度,说明不把凡人放在眼里。若是不制服这家伙,它会无法无天目中无人。可是,它是妖,法术强劲,怎可制服与它?

    白衣郎君对亜厼的自满态度不服想约束这东西。可它妖物怎能败它?可是不收服它,这东西妖性难改,日后定会做出出格之事,何况这是人间。

    思索着,盯着亜厼看。

    亜厼看了白衣郎君的动作似乎明白了寓意说,怎么,想和我打架?

    果然是灵物,自己的心思都能读懂,不承认法术高超不行。点点头说,愿领教。

    对于白衣郎君的叫嚣,亜厼吃了一惊。区区凡人有这般胆量,是自己来人间初次遇到,佩服。不过,他哪来的自信,莫不是由于身背神剑而胆大妄为?若如此,我的与他pk一番以见真章。吆喝一声说,行啊,有魄力。可是我想不通,你哪来的这番自信?难道,有神剑?稍停。信不信?瞬间撕碎你。

    白衣郎君这么做,有自己的理由。

    若是能将这家伙约束管服,日后,定是灵蚓的克星。所以,无论无何不能放过这个机会,即使是一败涂地。

    “不瞒你说,我从不服谁,包括你。粉身碎骨意志坚定。”

    “当真不后悔你的决定?你可想好了。”

    “是的。”

    亜厼对白衣郎君的决断由衷的欣赏。明知没有一丝赢的希望还这般强势,真是不见黄河不死心。那好,陪他玩玩就当解闷儿。

    “好,我答应你。”

    “痛快。”白衣郎君又说:“既然是比试,那就有输赢,所以,你若输了,就得听命与我,可否?”

    输?会输吗?亜厼自信的问自己,这不是笑话嘛。凡人能奈我何?于是痛快的答应了。

    屋内空间狭小,对于亜厼动武极不利,开口要求到外面去。

    屋内战斗对自己很有利,出去,对自己很不利。即使如此,得尊重对手,虽败攸荣。

    外面,亜厼的身体完全暴露在大家眼眶里。

    头扬起,脖子径直,背横。身下有六条腿爪,毛茸茸的,黑褐,但全身却是没有一丝毛生出。

    整个身影造型跟恐龙大似相近。

    这样的构型,只有见过其才能这样描述。

    珼雅见的清楚,给大家说了自己的见解,众人虽是疑惑不解,但对珼雅言语十分信任,由此,随了珼雅之说。

    亜厼又说,你乃凡人,我不会占着自身优势凌强势弱,这样,胜之不武,因此,我让你三招。

    白衣郎君毫不留情的说,你大可不必,客气了,出招吧。说着话挥剑而上,劈向亜厼。

    亜厼似乎没有把白衣郎君的这一剑当回事,只是身子很灵巧的移动了一下,目的是避开劈来的一剑就好,但是没想到,此剑剑气十分了得,伤得周围三尺内人物。亜厼不在乎的一躲,但脚步没离多远,因此,被剑气一震,身子发抖,差些掉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