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身亜厼面前出其不意的一掌击出,打破亜厼的天门盖。公孙雯得意的想着。然而,事实不会向着她行进。

    亜厼属妖,突然袭击对他而言起不了大作用,因为,在公孙雯突现一刻时,已经辩清是谁。突来一掌,看的清清楚楚,即使速度就是眼扫功夫,也不能使亜厼散失应有的警惕性,故而本能的头一摆向右歪去,一团火随即从口而出喷向公孙雯的脸面,若是中招,无疑毁容。

    此招已是熟悉,防范意识清醒,火舌喷来,即刻蹲身成半蹲式,又是一掌推出,打向亜厼的下脖颈部位,目的,脖颈不断也废。

    亜厼眼急瞅的清楚对方的意图,迅速后退几步,急转身尾扫而去。

    若被扫中,定会骨碎皮裂。

    公孙雯很清楚尾巴的厉害无奈的消失不见了。

    不管怎么说,魔族公主知趣的离开是她明智的选择。为了鼓励亜厼,白衣郎君夸赞亜厼好功夫,败了魔族公主。

    亜厼很清楚自己的实力,若不是有灵剑合并的威力,魔族公主怎肯轻易罢手?又或许是因为其他人远走的缘故吧。要说自己功夫厉害,真是无地自容。也知白公子话意,是为了安慰自己便不再多说什么。忽有一问题,要是因为其他人远走的问原因,那么,其他人定会危险,事态严峻行路要紧。

    白衣郎君岂能不知魔族公主突然消失的原因,多一半是追珼雅一伙人去了。不过不用担心,有珼雅在,魔族公主做不成什么的。说到:“亜厼,无需担忧。”

    “此魔头法力强劲,仙子怕是难以对付,以防万一还是追上他们放心。”亜厼有些着急。

    此话不无道理,点点头说好。便走路。

    亜厼又说:“脚行多有不便,我捎你们。”

    此话提醒了白衣郎君,差些忘了,亜厼是妖王的坐骑。好,我们就搭乘了。

    不知是地上跑,还是天上行,总之都很刺激。绿凤想着这个话题乐了。

    白衣郎君拉住绿凤的手,轻轻一跃到了亜厼的背上说到:“我们是趴着还是坐着?”

    亜厼说两种姿势都不用,只需站稳就好。

    站稳?谈何容易。地上还行,要说在空中稳立岂不是为难。

    绿凤也是此意。

    两人说了一些担心的话语。

    亜厼要他们放心,站着就好,说自己很稳。

    行与不行,只有拭目以待。

    小心了,我要行动了。亜厼恐他们站不稳掉下身,特意再一次的提醒。

    白衣郎君说,一切准备就绪。

    还以为有多大动静,结果,就跟在地上一样。绿凤站在亜厼的背上显得渺小甚微,感叹又说,这般身板,足能载截十余人。

    白衣郎君看看亜厼的身躯,不由得惊叹。刚才倒是没有注意到。

    亜厼自豪,心中暗自揣喜。

    随着亜厼的缓缓升起,两人相互扶持翱翔蓝天。

    原本阴沉沉的天气,待透过厚厚的云层后一片放晴。

    炽热的阳光将两人照的浑身发热,好在有风的作伴,热度减少了很多很多,又感觉身体极其舒适,不暖不冷。

    眼前一片光明,没有任何的异物挡阻。

    耳旁呼呼的风声随即而逝,两人惊呼,高叫,亜厼,我们爱你。

    的确,这样的经历是第一次,不刺激才怪。

    他们的举动,公孙雯一清二楚。地面,你们占优势,那么,空中,就不那么如意了。于是,追上白衣郎君,从后面两掌推出。

    此举,白衣郎君完全不知,因为,面向前方。

    公孙雯的突袭,应该是万无一失。然而,令自己大失所望。就在击中白衣郎君时,距离一尺处,身背上的乌金剑自律的发出剑光,击碎了尾随的掌气。由此,白衣郎君躲过了一劫。有此,白衣郎君绿凤,如,大梦初醒,随即拔剑对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