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灵剑回击,公孙雯突然袭击没有得逞,白衣郎君绿凤挥剑应对。(书=-屋*0小-}说-+网)

    双剑合并,威力巨大。

    公孙雯丝毫不示弱,双掌推出,与剑气对抗。

    虽是知道剑气厉害不可小觑,但自己有把握能对付。

    与掌力接触,砰的感觉,让自己有后退的动作。明显,公孙雯的内力十分了得。不管怎么说,再是厉害也不能屈服。再着,有灵剑帮忙不怕闹不过她。

    双方比内力奇虎相当没有结果,公孙雯已是用了最大力,若是坚持未必能赢。因为,今天是怎么了,感觉自己越来越弱,好似自己的体力消耗很快。如果不能在武斗上占优势,那么,在声势上下功夫,或许有一丝希望。恐吓说到:“小子,认输吧,不然今日,就是你的末日。”

    白衣郎君冷哼一声丝毫没有畏惧之心,畅言“鹿死谁手还不一定,看你样子,倒像垂死挣扎,奉劝一句,好自为之,如若冥王不灵定会付出沉痛的代价,现在收手还来得及。”

    此说,白衣郎君已经断定公孙雯再无能力坚持,因为,自己用了乾坤吸功。若不是她霸占了公孙雯的身躯,今日,定叫她有来无回魂飞魄散。

    毕竟是公孙雯的身躯,出于关心特意提醒。

    公孙雯起先也知,自己定能胜出,但不知为什么,感觉到越来越体力不支不是他们的对手了。既然有台阶为何不下?也罢,暂且收手,待弄清楚原因再战不迟。恨恨的皮笑肉不笑微笑说到:“好,依你。后会有期。”

    总算摆脱了。绿凤有些莫名其妙,这个魔头今日这是怎么了,明明占据上风呀?

    问白衣郎君咋回事。

    白衣郎君解释说,我们在空中行动多有不便,再着魔族公主的法力厉害,稍有不慎定会让她得逞,以防万一,不得不用乾坤吸功,只有如此才能让女魔头罢手。

    乾坤吸功?什么功能呀?我怎么没听你提起过。

    此功奇妙,能使对方的内力削弱。

    绿凤听的神奇,但还是不太明白。虽是疑问连连,剩下的只有自己参悟了。

    亜厼明白乾坤吸功厉害之处说,白公子,你是何时学会此功的?

    就在几月前,一个偶尔的机遇。想着亜厼的问话,似乎话里有话。亜厼,听你言,你熟知此功?

    亜厼点点头说到:“不瞒你说,此功是我们妖族惩罚犯事妖孽的一种功夫,目的是吸取他的内力直至吸干,最后魂飞魄散而亡。自妖王被鬼族偷袭后,此功便自此消失。一百多年了,没想到,今日得见。”

    原来是这样。

    白衣郎君更加好奇,想多多了解关于妖王和鬼族之事,亜厼说日后会告知的。

    出于什么情况,亜厼为何会躲避此问题?难不成,难言之隐?罢了,日后再说吧。

    珼雅走了多时,不知去了哪里?绿凤瞅的地下说。

    白衣郎君说,珼雅的法力无边,行迹自然是神秘,她会等我们的。

    珼雅见此处地形山凹凸曼,旁边不远处还有一条河流,风水宝地,是个隐蔽的好地方便停了下来。说,我们在此等候白公子他们。

    众人看了环境,的确,好地方,都是夸夸其谈,赞言不断。

    公孙雯吃了亏,心里憋屈,一路想着,怎么样才能报这个仇。思来想去,觉得,只有赶上他们才有可能实现自己所想。可是,他们有珼雅施法便如空中行迹日行万里,而萧傲天一伙人没有会飞的本事,何年何月是个头?叹口气又一想,不对呀,他们也是凡夫俗子,要不是珼雅,他们能这般如意?珼雅能拖走众人自己为何就不能?什么事不尝试总觉不可能,今日,试试,看如何。

    萧傲天骑着灵蚓快速的行进,见到公孙雯说到:“怎么样啊公主,他们在哪落脚?”

    此问题倒是把自己給难住了,何处落脚还真不知道。言道,与他们争斗了一会,我孤军奋战难以招架,等你们不及,让他们逃走了。

    萧傲天也是埋怨,恨自己没有双脚。

    独孤剑说到,看人家离开的样子,我们这辈子别想追上。

    他的意思恨明确,说白了,还是因为法术。公孙雯说,这有何难?

    话出,一道黑雾即出将大家吞噬了一般,随即消失在空中。

    没想到,从未施过的法术,今日一试还真灵便。

    由于速度极快,在白衣郎君赶到时先一步追上了珼雅一伙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