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报仇,魔族公主想尽了一切办法,最后,照珼雅样子来一手照猫画虎,没想到还真行,成功了。

    一路追寻,没有见到白衣郎君几人,但是阴差阳错的找到了珼雅一伙人的落脚点,迫不及待的在没有人发现的情况下突然出现在珼雅面前,距离不过十步。

    公孙雯仰头长笑,即使天涯海角,孙猴子也不能逃过如来佛祖的手掌心。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怎么样,没想到吧?我们来的这么快。

    珼雅微微一笑说到:“本事不小啊!'不过可惜,此地对你们极其不利,识相的,快快离开吧。”

    此说,是想造成他们心理上的一种阴影有压抑感,没想到,他们各个纹丝不动精明不易上当。可能是因为,独孤剑的原因吧。因为,独孤剑不但没有怕反而发笑。

    这种心态,独孤剑早已具备,所以,必胜的把握心中已有。

    公孙雯一伙人多少有点担心的看了周围的环境,察觉,没有对自己产生丝毫的不利因素,有此,对珼雅之说便当耳边风。

    公孙雯说到:“别在虚张声势,没有用的。大难临头,说吧,怎么个死法?”

    珼雅毫无畏惧的说:“说大话是要付出代价的,小心闪了舌头。”

    “是吗?瞧瞧我们这阵势,还不束手就擒。否则,定会将你们搓骨扬灰。”公孙雯恨言说。

    “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一试便知,何苦在这浪费口舌?”珼雅已是不耐烦,因为,再是耗时,也不可能逃过此劫,不如速战速决,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如果算得不错,白公子他们,时间差不多应该快来了。

    有此分析,珼雅底气十足。

    瞅了一圈不见白衣郎君的影子,萧傲天那起闷来,跑哪去了?说到:“你们先别急着动手,说白了,你们都不是我的菜。稍停又说,姓白的去哪了?只要告诉我,我会放你们一马。”

    李亨早已厌倦萧傲天,恨言,谁会怜悯你那点狼心狗肺般好心,要杀要刮,孤不在乎。

    萧傲天分明怒气,考虑到他毕竟是这天下主宰者故不予计较便无当回事,依然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样子。

    萧傲天之说,公孙雯极不赞同,毕竟,这些人在自己心里都是仇人必须的死。

    萧傲天安慰公孙雯,稍安勿躁,只要消灭了姓白的,不愁他们不除。

    公孙雯觉得是这么个理,除了姓白的,其余人不在话下。珼雅虽是仙道,毕竟,孤军奋战,我一人便可收拾。她这般焦躁不安,急着打斗,想来定是有寓意。好,越是如此,便以消极怠工的态度相待,相信,必会让她的某种阴谋破产。说到:“那么急躁干嘛,主角还没上场呢。”

    话意明显,是指白衣郎君。原来,怎么样激怒他们速战,可他们都很沉得住气,原因是在等白公子,既如此绝不能让他们如意。原本希望白公子速速赶来,现在看来是自己低估了他们的实力。他们不动手,那么,自己动手。

    想此,果断的冲了上去,向公孙雯宣战。

    公孙雯自知,拿下珼雅易如反掌,豪不迟疑的迎了上去。

    虽是等待白衣郎君的归来好一网打尽,但时局变化无常事态不会随着自己的意愿而改变。

    但,珼雅冲来不得不战。也罢,先拿下她也好,省的白衣郎君到时帮忙。

    两人依然是对掌,招式变幻莫测,忽有忽无。高手对决,法力无边,什么样的法力他人无以得知。因为,根本不见踪影。

    独孤剑不再观战,而是把注意力集中到了无己老人一伙人身上。觉得,现在收拾他们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千万不能错过。若是白衣郎君来了,结果定不会这么乐观。

    得意洋洋的说,萧傲天,现在收拾他们是最佳时机,,待会恐有不测。

    萧傲天明白独孤剑意思说,不会,一个强劲的对手可遇不可求,我可不想让人唾骂。

    独孤剑还想劝导,但被萧傲天勒令制止。独孤剑想不通,既然灭一个人还需道义?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众所周知,现在谈这个江湖道义是不是太过虚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