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华玲玉的身份,无己老人猜疑了一阵子,是与不是难以决断。想证实,目前危机重重,不易讨论。也罢,日后会有分晓。

    自夫君让自己离开,没有说什么原因,只是说,日后会知晓的。为什么夫君不将实情相告?难不成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不会,夫君光明磊落,行的端走的正,绝不会干伤风败俗之事。这么些年,虽是有所耳闻关于夫君的金鹰教之说,与六门约脱不了干系,可六门约门派一向维持江湖争斗为本,铲除恶势力为主,不会无辜对金鹰教下毒手的。至于这个传言还真的进一步证实,如若属实得弄清楚缘由,因为,六门约的人不会无缘无故动手金鹰教的。既然独孤剑今日提及,何不有所了解?虽是此人一向信口雌黄,但十句总有三句是真吧。那么,今日提及金鹰教之事,不难理解独孤剑之意了,他是有意为之,挑拨离间,让我与大师们斗个你死我活,最后,渔翁得力一网打尽。想的真的不错呀,不愧老奸巨滑。

    说到:“独孤剑,你提及此事,定是对金鹰教之事特别清楚。不瞒你说,我也是略有耳闻但不详细,所以想请教独孤宫主一二,不知可否?”

    既然她有兴趣,说明自己的记忆没有出误。正好没有话题提及,这不,且入正题了,求之不得。

    说到:“当然可以。金飞鹰是金鹰教的创始人,以金鹰拳打遍天下独步武林,因此,弟子上千,扬言称霸江湖,一统武林。至此,江湖门派不得已而为之,以六门约为首的队伍,聚众金鹰教前,逼死了金飞鹰。这就是当时的情况。”稍停,一幅惋惜之表情报不平的样子又说:“人家不就是一门派,招谁惹谁了?六门约的那伙人也太不是东西了,煽动江湖门派,非得硬生生的逼死人家,你说这叫什么事嘛。”

    自然,华玲玉听到此处言语,不难理解他为自己叫屈,同时,也在进一步的激化自己的情绪与各位大师禹棒象征。司马召之心再一次的表露出了原有的面目。想此,绝不能中他计,要克制自己,确保十分清醒。

    “你说的如此真切,只是可惜无凭无据难以相信。再说了,这只是代表你单方面的陈述,真假性还待进一步证实。不过,怎么的,还得谢谢你告诉我这么多。”

    话虽这么说,其实在心里恨在场的每一个人。毕竟,夫君无缘无故被莫须有的罪名夺去了性命。但此时此刻,这种心理得克制,不然,真的中了独孤剑离间之计。

    按她话意似乎不能确定她就是金飞鹰之妻,但她对金飞鹰之事却是甚为关心,这一点,让人难以琢磨。

    无己老人打量起华玲玉的一举一动。

    王秀红对独孤剑突然提及此事觉得怪怪的。他们的目的不是置咱们死地嘛,为何这般?难不成图谋不轨?思索一阵子,明白了。金鹰教消散毕竟离不开六门约,他这招,无疑挑起事端,让咱们内部乱起来好一锅端。呀,真阴险。好在华玲玉不是金飞鹰之妻,不然,必是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

    思索着走到华玲玉跟前拉起她的手说:“当年的情况,我虽不太熟悉,可我相信,必有隐情。等有一天,真遇到金飞鹰的妻子,相信,她会第一时间弄清楚事实的。”

    从她的表情可分析,百分百是金飞鹰之妻,无论无何不能就此搁置此事,这可是一举两得之计,千万不能功亏一窥。想顺顺利利实现此计就得再加把油,添把盐,甚至火上浇油,唯有如此,才能迅速的膨胀华玲玉的仇恨在心中燃起。

    “王秀红,别在那说些没用的,按常理,你觉得行的通吗?心爱的男人不明不白的冤死,甚至死不瞑目,难道,活着的妻子不应该给夫君讨一个说法?果真如你说,如此,还有什么脸面苟活人世?”

    独孤剑的话深深刺痛了自己的心扉,不错,道理就是这么个道理,但有很多事是需要一步步去核实的,只凭一面之词何来真实可言?再说,即使是六门约所为,一定会有原因的。至于什么原因,得慢慢调查。相信,水落石出,会给自己一个公道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