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剑之意,华玲玉相当清楚,保持冷静是自己首要做的,不然,中圈套。一方面,多么希望今日真相大白还自己一个公道。但事态严峻,毫无疑问,走上独孤剑为自己铺设的复仇道路。想此,保持冷静四个字再一次浮出在脑海。看看四周的大师们,心里十分矛盾。如若夫君无辜惨死与他们不断干系,不知以后会以怎么样的面情对他们?

    是仇恨的泪水还是欢聚一堂不了了之?

    华玲玉的心在挣扎。

    虽是激化仇恨的心理挣扎的很是厉害,面部表情依然没有把负面影响表露出来。

    王秀红对独孤剑的言语十分不满,分明是挑拨离间。说,倒是谁在那说的都是废话,你说那么多有用吗?稍停转移话题。你们不是希望置我们与死地吗?干嘛废话这么多?莫不是害怕了?

    害怕?

    哈哈大笑后,独孤剑兴心满置的说到:“不错,今天就是你们的死期,明年,我会记得给你们烧点纸钱。说吧,怎么个死法?要我动手还是自行解决?”稍停,脸色变得阴暗又说:“我又说了废话,当然是动手了。”话落,施展武功,身影忽有忽无的攻来。

    对于幻影大法功,王秀红心生畏惧,必定,他已将此功练就,已到登峰造极的境界了。不过,自己也没那么在意,因为,迟早会与他一战的,以往的恩恩怨怨,看来,今日得有个了结。他的驶来,虽是能瞅清楚他的幻影,但不确定具体位置只能是大概步数。

    王秀红仔细中仔细的小心翼翼,观察甚微,一但出错,必会遭劫。

    在一旁的无己老人清苦大师方丈大师还有子云子岂能袖手旁观,各个精神百倍,密切注意着独孤剑的步骤攻势。

    幻影大法功忽有忽无,造就神出鬼没的效果,指不定是攻击谁。总之,加倍小心,稍有不慎,万劫不复。

    随着独孤剑的攻势,义泉早已按耐不住自己的那份狼子野心,恨不能将对方立刻除去而后快,咬牙切齿的攻击而来。

    独孤剑一人便将局势遏制,使大家防不胜防,又来义泉无疑雪上加霜,若是萧傲天再出手定是在劫难逃。

    无己老人分析着局面,对大家相当不利。

    这样的不利因素,其他人也知,事到如今只能以最大化的个人能力抗击,至于结果怎么样谁都不知。

    独孤剑与义泉联手一明一暗,让大家防不胜防。就如三头六臂般到处是攻击的力道。最难搞得,就是义泉的绿魔大法所致的毒掌。

    独孤剑的身影忽有忽无教众人难以掌握他的行踪,几乎失去对他的视线。

    有了义泉阴毒的招式又让大家紧张,虽是王秀红华玲玉两人应对,也不能轻易躲过,显得束手束脚无法施展自身的本领。原本琢磨怎么样预防独孤剑的攻击,有了义泉的打搅,对独孤剑突然袭击根本无法防御。一掌背后袭来,击向王秀红的左肩。

    待大手突显突袭时,华玲玉瞧的清楚,一掌对了过去。

    想叫王秀红走开已是来不及,只有出招。

    独孤剑的掌气强劲,若是击中,整个肩膀定是卸架,幸亏华玲玉出手及时阻止了偷袭,才让独孤剑遗憾的收了手,但就在收手的那一瞬间,独孤剑猛来一掌打向华玲玉的胸口。目的狠毒,要她永远的沉睡。

    本是防范义泉,而独孤剑突袭,让人没想到。有了华玲玉的及时出招,独孤剑收手,看华玲玉驶来,正好,与自己成正比,千载难逢的机会不容错过,一掌强劲推出,要华玲玉根本来不及躲闪,只有看的份。

    眼见就要中招,一道白气打在独孤剑的手臂上,疼的啊呀一声急速的收手退回了原位。

    义泉见此情况,如临大敌也是退回了原位。虽是不甘心,但对方是仙无能为力。

    刚才好悬,要不是珼雅在空中见之独孤剑的突袭,华玲玉此次危险难以躲过。

    落地,珼雅问没事吧?

    华玲玉点点头没事。仙子你来的太及时了。

    公孙雯尾随其后,回归原位说到,算你跑得快。转过身向着萧傲天说,姓白的还没来呀?

    萧傲天尊重魔族公主敢怒不敢言,此,不敢造次,说,还没,相信,快了。

    既如此,合力消灭他们,待姓白的来了,也好对付。

    萧傲天觉得也是,下令全部人攻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