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郎君完全不知火势已来,只是感觉获得空气后,很舒服,但不知危险临近。

    幸亏亜厼阻止了火灵珠攻击,不然,大难临头,定不能躲过此劫。

    恍然醒悟,随即与绿凤转过身子,要绿凤挥剑。瞬间,双剑合并,气势如虹般击向火球。

    速战速决才有可能离开,若是与他们僵持,定会败局一定。

    珼雅想此果断的出手了,目的,一举击溃萧傲天。

    珼雅的出手,公孙雯岂可袖手旁观。命令的口气说,你们还不动手,等到何时?

    独孤剑一伙人巴不得如此,趁他们都无战斗力,是杀他们的绝佳时机。

    给我杀呀。

    独孤剑一伙人自信的高叫着。

    见势,若是再战,一个也别想活。珼雅了解了战事,决定冒一次险,带大家走。可是,刚才的战斗已是元气大伤,怕带不走。如此,有伤亡的可能性。但是,怕这怕那,最终,谁也别想离开。想此,依然施法,一个白色雾障突显挡在冲来的独孤剑一伙人面前,接着,一个白色气球将大家卷起速速离开了。

    见此情况,公孙雯立刻明白了意图,担心什么就来什么。幸好有预感。想走,没那么容易。瞬间,一道黑雾急速蔓延,直至击打到白色气球。只听庞大的响声后,珼雅被击中,法术形成的气球眨眼间消失,众人无支撑的掉落了下来。

    原本气球离地面不高只有十几步,可是,掉落之处恰好是一处悬崖深不可测。

    各个眼花缭乱身不由己的不见了影子。

    珼雅一心离开,疏忽大意了公孙雯背后一击。被击中后,自己也是随着大家一道掉落,晕晕乎乎,不知所措,待自己清醒,发现离地面不远,若不及时有措施,大家定会摔得希八烂。

    利用微存的法力,左手一伸,一道网子即现,把大家托住稳稳落地了。

    没想到,此处地形如此复杂。站立未稳的付一卓看看四周说,这雾也太大了,浓降度不过一米。

    珼雅说,不是浓降度高,而是,我们处在一个无底洞里。

    无底洞?

    大家恍然大悟。

    此地不可久留,还的速速离开。李亨说,魔族公主定不会善罢甘休一定来此。但这是个天坑,如何离开?

    亜厼眼神明锐瞧的清楚,发现右边有一个洞口,不大但深。说,这边有路。话落,一口火吐出,冲向洞口。

    火势燃起,雾气既散。

    明亮清晰地形后,大家随着亜厼缓缓前行。

    受伤不轻的几人都有人搀扶。一脚高一脚底,总算,还能行走。

    萧傲天站在崖头高呼庆幸,万足欢庆。

    独孤剑则是不乐观,说是下去看看,死要见尸。

    义泉说,这么高摔下去必死无疑。

    有了前车之鉴,又有珼雅仙子在,岂能轻易有事?独孤剑力说,希望被大家认可。

    要说可能性,有,因为自己就是例子。想到这一点不难想起冷玉崖遇害的瞬间。萧傲天不由得看向独孤剑,恨不能给他一掌。

    独孤剑对自己的话语十分有信心,坚持己见。看到萧傲天那副表情,似乎明白了他意,惭愧的低下了头,有意躲开那副冷射的眼神。谁叫自己做事不干净利落。

    要不是他还有利用价值,现在,就是他的死期。萧傲天看了独孤剑一眼,掉转头颅对公孙雯说,公主,现在力所能及的人,只有你了,你看,下去走走?

    公孙雯早有此意,不见他人尸体决不甘心。对于珼雅,刚才被自己打伤,虽不死但也够呛,想活命,应该修炼个把月。

    下去行了一截,空气污染严重,视力差看不清楚,没想到此处地形如此复杂。这般地形易隐藏,若是他们不死来个伏击岂不吃亏?罢了,安全第一。来日方长,何愁一时。

    来到地面,一脸无可奈何样让众人贼心担忧。

    萧傲天问情况怎么样,公孙雯淡淡的说不清楚。萧傲天怒气此生,但不敢发作,只好打道回府去了。

    独孤剑看着眼前的一幕虽有不干,可是有什么用,自己又不能下去。

    走进洞里,一道流水声吸引了大家。

    跟着水流声找到了声音的来源,不过,很是奇怪,此处灯火透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