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声音来源,此处却是灯火辉煌。

    什么原因如此?左看右看没有火把的迹象,真是莫名其妙呀。

    此刻的白衣郎君,经过高空掉落,惊人一幕算是彻底的清醒了,四处展望明白了是什么原因。无疑,是夜明珠。照这么亮,得需要多大颗?不会是房屋一座大吧!。

    此刻,无己老人几人的伤势开始恶化,不良情况不断的表现出来。虽是强忍情绪,但面部表情已经出卖了他们。

    白衣郎君关心的说,各位大师,没事吧?

    无己老人强忍难受摇摇头说没大碍,挺会就好。

    既然如此,看来,应该无碍。

    往前走了十步样子,面前的河流往下流去似入地消失。接着,出现一整块地,地上屹立一扇八步高,四步宽的门,两扇开。门边左右各有对子。

    对子字形似蚂蚁画圈,又如馿撒尿,弯弯曲曲无人晓得。就在众人琢磨时,两行蛆形文字突然间转了个身,摇身一变成汉文。这下,都明白了。

    左,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

    右,东南西北皆上宾,来者不拒空无回。

    再看横批,鬼族福地。

    意欲明了,众人发愁。

    真是,刚刚逃过魔掌,没想到,又入地狱。这是怎么了,难道,该有此劫?

    李亨想不明白。

    白衣郎君安慰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不过我相信,老天会垂怜我们的。好人有好报嘛。

    李亨只是希望但愿如此。

    见到鬼府,亜厼的心情满是激动,瞬间,一口火喷了出去想将此门烧个稀巴烂,解气。可此门会移动,一下子退后十余步躲开了攻击。

    原本,是一扇门,门后还有偌大个空间,这下可好,随着门的移动空间霎间不见,只有门的影子,门后则是老老实实的山体,无路可行。

    面对此情况,大家无法说出个所以然,哑口无言,静的出奇。

    突然,山体消失,出现了一大空间又出现了一座十层楼阁。楼阁从下往上渐渐变小,每层所有的房间倒是不少,只是变窄而已。

    房间里面都是明亮,映得房间的外表姿态各异。

    透过窗户看去,里面似乎有东西在动,张牙舞爪,一个动作来回循环。

    数不清多少种动物,看不清多少种姿态,总之,稀奇古怪闻所未闻。

    这都是什么东西,渗的慌。

    毕竟,肉眼凡态。

    珼雅说不用害怕,这就是鬼族府邸。

    对,鬼族府邸。亜厼已是忍无可忍,打开此门,就可见到鬼族长老了。

    你怎么知道?珼雅疑惑。

    见到此地,才想起妖王说起过。够隐秘的,怪不的,我们找遍了六界无处可寻。

    不错,此处处于六届之外,无人问津之地,的确好地方。珼雅一时兴起夸赞鬼族长老有智慧。

    白衣郎君不明白,还有六届之外地儿。

    珼雅解释说,所谓六届之外地,是指凡人无法到达之地。

    众人耳目一新豁然开朗。

    原来如此。

    李亨心系战局耽误不得时间说,得想法离开,看那对联,气势汹汹。空无回,指的就是来历不明者,有来无回。我们,俗未闻面,不俗之客者。

    殿下担忧的是。珼雅稍停又说,可是,想离开,岂是易事?

    为何?

    殿下请看四周,这里的地形复杂且又多变,进来的路显然不复存在。而这,又是死路。

    珼雅耐心的解释着。

    就没别的法子?仙子,你的想辙。

    珼雅毫不犹豫说,唯有破了这迷魂阵。

    迷魂阵?怎么可能?

    只是听过却为见过,果真厉害呀。大家无不惊讶。

    李亨思索一阵子说,能看出此阵势,定有破解法子。仙子,有劳了。

    亜厼迫不及待的阻止说,不用仙子动手,我来。

    说着,化身一男子,极其丑陋,赤裸裸的屹立大家面前。

    这也太过了,不知廉耻礼仪了。

    女同胞门第一时间都躲开了直视。

    有了女同胞们的放映,亜厼意识到自己与他们大有不同,就是没有穿衣遮羞。这简单。瞬间,摇身摆臀,一件白黑色相结合颜色的短裤围绕臀部,算是遮羞了。

    这还差不多。众人满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