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问了缘由,各个小心翼翼的踏入了此门。

    绿凤带头走了第一步,其后付一卓。

    绿凤手持灵剑谨小慎微格外注重细节,走一步,观察有没有情况再走。这样,以防万一,自然,安然无恙。

    走了几步后,确定没事放心的走向阁楼。

    但付一卓就不那么幸运,他的脚感觉僵化起来,越来越不听使唤直至不能自主。挣扎的叫起来,不行了,我的脚。

    在进门的时候,亜厼留了个心眼,让其他人先不要进去,看看情况。果不其然,暗藏杀机。

    付一卓的情况大家始料不及,如何应对。亜厼让他不要挣扎。

    我动不了了,何来挣扎?瞧,我的腿。付一卓着急起来。

    众人瞧去,只见双腿的小腿部位似冻结了的冰块慢慢往高。如此情况,都是傻眼了,什么情况?

    听妖王说过,鬼族老巢内部有一种寒冰劼法力护院,非常厉害,瞬间,就能把人冻结。莫非,就是此功?

    要是如此,那道水墙就有的解释了。白衣郎君注视着付一卓在想前后发生的事。大哥如此,那么绿凤不就危险了。转移视线不见绿凤踪影。咦,跑哪去了?往前几步距离发现绿凤见她好端端的并无事放心了。咦,她怎么安然无恙?不过,还是很关心的说了一句,绿凤,小心。

    绿凤看着阁楼里面窗户透出的样子很感兴趣,一个劲儿的往前走,听到白衣郎君的呼声才停止了脚步。呀,我怎么回事,忘了郎君哥哥与我同行。转身说到,郎君哥哥快随我来,看,它们的样子多美。

    快回来,危险。

    谢婉茹叫着。

    怎么会呢?瞧我,活蹦乱跳的。绿凤只顾自己,完全没有顾及到付一卓。

    白衣郎君看着绿凤那份高兴劲,不忍心坏了她的兴致,只是注视着,万一有情况,也可防范。

    雷行叫道:“绿凤姑娘,你看付前辈。”

    他怎么了?掉头看去吓了一跳,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怎么回事呀?我怎么没事啊?意识到危险就在脚下,此刻紧张起来。赶忙跑到付一卓跟前准备拉他一把。

    亜厼急叫拦阻不要,你这样会让他立刻成两节。

    那怎么办?

    你先出来,我们再想办法。

    付一卓有事绿凤却是安然无恙,这是怎么回事?难道,绿凤有天然的抗体?想想,应该不是。那么,是什么原因?百思不得其解。看了付一卓又看了绿凤,没有什么区别呀,但是,付一卓就会有事,这是何道理?这里面必定存着着莫大的关系。

    继续看。

    付一卓赤手空拳,绿凤手持灵剑。想此,顿觉是不是灵剑护佑了绿凤?若是如此,做个实验就好。想此说,我进去瞧瞧。

    亜厼阻止说,白公子莫要冒险,很危险的。

    白衣郎君讲了自己的理由,大家觉得可以一试,说不定,就是此问题,灵剑可克服此法力。

    要是如此,郎君哥哥定是安然无恙。出于关心,绿凤让白衣郎君小心为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