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不等出手,那些鬼性怪物扑了过来,仿佛知晓,若不动手必死无疑。(书屋 shu05.com)

    双剑合并,剑花光闪。剑气如轰,所向披靡。所到之处,无坚不摧。杀的鬼形怪物纷纷扬扬满天丢,接着落地,一道黑烟后消失不见。

    剑气如花朵又如花瓣,又如剑墙般,结结实实,阻挡来犯之敌。怪物死伤无数后,才知攻击目标如此强悍,于是悉数个别个怪物开始攻击白气形成的气球。

    个别不是问题,珼雅不予理睬。因为,自己的法术心中有数,它们挠不动的。任凭它们随意,高枕无忧。

    一会,最高层的怪物已是死光光,所剩之余回到了第九层。

    随着怪物的消失,第十层阁楼好似在闭眼功夫不见了影子。

    有此情况,众人欣慰,算是找到破解奥秘了。还不等喘口气,第九层的怪物又是突来。

    这群怪物,什么时候是个头?谢婉茹嘀咕。

    雷行手心发痒说,来一批铲除一批,可惜,无能为力。

    华宇接言,这样下去可不行,白大哥绿凤他们受不了。

    放心吧,白大哥的功夫不是你我所估量的。

    也是。

    单听在王妃墓里的发挥,只有白大哥与之抗衡。再有灵剑相助定是旗开得胜万无一失。如此,大家平安。

    只是,累了他们了。

    三人低声议论,但在静的出奇的环境下,众人听的格外清晰。

    其实,每个人都是这样的心态,喜忧参半。喜的是,白衣郎君拥有超能力,战无不胜;忧的是,长此下去,累,白公子难以支撑。不过,它的能力众所周知,得胜的几率可想而知,就这第一次较量,足以说明问题。

    鬼影似清巢出动,丝毫不能懈怠。来势凶猛更惨烈更血腥。

    面对又一波的攻击,擒其所有力量抗之。

    灵剑在手飞转,剑气在空中成网,一群群鬼影碰到剑气即刻成断几节,落地成灰,一道黑气冒后消失化影。

    成千上万的鬼影就这样被阻击,一波一波的攻击被粉碎,没完没了,最后,随着阁楼少了一层后鬼影们彻底没有了。

    白衣郎君绿凤终于喘口气了。

    呀,白大哥好帅。谢婉茹夸赞。

    是呀,超帅。绿凤姑娘不光人长得漂亮,在恐惧面前丝毫不勋。华宇啧啧不已。

    他们总算吐口气歇会了。雷行说。

    夏深巡说,吵吵没用的,帮不上忙,只有祈祷他们。这两孩子真不错。

    雷行喊到,白大哥,加油。

    稍时休息,总算出口气了。白衣郎君问绿凤,感觉怎么样,累不累?绿凤回答不累,只要与郎君哥哥并肩作战。

    有了灵剑在手,累,从来没有感觉到过。绿凤回答的干脆利落。

    这就好。那份担心从心里驱使了出去。

    雷行几人的助威,白衣郎君心领了,挥挥剑示意放心。

    短暂的休息不到喝口水的功夫,又见鬼影蠢蠢欲动,看来新一轮的攻击即将开始。若是等待它们的攻击而消灭掉它们,自然是再好不过,可是,什么时候是个头?不行,应该被动变主动,如此,才能速战速决离开这。

    观察了阁楼,没有发现什么特异情况,看来,阁楼就这点本事了。说,绿凤,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得主动。

    白衣郎君的任何决定,绿凤都是无条件支持,点点头,我已做好了准备。

    自己什么时候起,只要想到空中,随即,身子好似不由自主往上升,若不是意志克制,定会由着身体内的那道能量自由飞翔。一直想搞清楚这是一股什么能量,但无从考量,再说,根本没时间。

    有了身体直往上穿,又想起了身体内部存在的不解秘密。

    随着绿凤准备就绪,时不我待,该是战胜这些鬼怪的时候了。

    刚刚挥剑而去,阁楼速然不见,而是,一个十几步高,三十几步长的怪物踏然现面前,有鼻子有眼。但它们的身躯恰似是有东西拼凑而成,不细瞧,根本看不出。

    还在研究,不想,怪物急速张口嘴巴,一连串暗器射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