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型怪物巨大,不难看出它的威力渗人。(书=-屋*0小-}说-+网)不过,是拼凑而成,看来,不必惊讶。

    白衣郎君信心满满的说,阁楼消失,证明了一点,那些怪物全部聚集在此,像是决战。只要灭了它们,便可离开。

    话是如此,但绿凤有些担忧。毕竟,它们全部聚此,定是将力量聚于此,那么,威力相当不可小觑。

    白衣郎君安慰绿凤不必担忧。虽说聚众力量大,最终,它们还是和在一起的。有此,暴露了一点,就是它们的实力并非强大。放心,我们会攻克它们的。

    在经过一系列的事件后,可以肯定一个人的能力,所以,白衣郎君每说一句话,每做一件事都显得那么的合情合理。因此,绿凤深信不疑。应答好。

    怪物口中所射出的暗器,都是那些鬼玩意,各个嘴里冒出一个尖尖物体,吐着白沫冲击过来。

    绿凤眼尖看了一眼觉得恶心,以为是它们的唾沫。思索一下又觉不对,应该是毒液。

    对了。

    白衣郎君观察一阵子,和绿凤的分析相同,只不过早了那么一点。在绿凤开口时,自己正好也要开口,见此情况,女士优先,右手伸出示意请讲。绿凤说出自己的建议,应声对头。

    有了正确的答案,得万倍小心,千万不能让他们啄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双剑合并,强大的剑气阻隔了整个空间,怪兽射来的暗器依然被阻挡,碰者粉碎,全歼落地。依然,一股黑烟后消失不见。

    怪物大怒,抬起前爪一个巴掌打了过来,想把他俩拍的粉碎。

    他俩在怪物面前,如一只蚂蚁般太小,如被拍到定是粉身碎骨,毋庸置疑。

    这样的目的,岂能让他如意。白衣郎君意念一动,瞬间,身轻如燕拉着绿凤站立空中。接着,双剑迎合劈了下去。目的,劈碎怪物的头颅。

    剑气威猛,锐不可挡,无疑,击破怪物就在瞬间。可是,就在剑气临近时,一股强有力的火舌猛然间猛烈喷出,将剑气阻挡。

    如此,是小看怪物了。

    双方僵持不下。

    没想到还挺厉害。

    白衣郎君这才意识到大意了。

    无论无何,都不能让它得势,否则,后果严重。但是,对方实力的确厉害,拿下它,就眼前之势想都别想。那么,就这么没辙?

    绿凤说,郎君哥哥,用乾坤吸功,定能收拾它。

    对呀,这么大法力,决不能浪费。只是不知与之抗衡,内力是否比的过?不管结果怎么样都得拼,因为,生死关头唯有孤注一掷。

    右手持剑,左手掌随着手腕左右来回摆,摆停,白衣郎君倒吸一口气,闭气,瞬间,剑气收,那道火舌跟随剑气一同被收。

    没想到,自己的力量能将它们制服,当然,离不开灵剑。白衣郎君心里美滋滋的。

    见此情况,大家欢心鼓舞。雷行华宇谢婉茹狂蹦起来。

    在乾坤吸功施展后,白衣郎君让绿凤即刻收剑以防不测。绿凤收了剑静待结果。开始有担心,见之一切顺利,这下好了大功告成。

    一阵子后,火舌渐渐弱起,接着完全没了,再接着,那头怪物憨然倒地成了碎尸,密密麻麻,再接着,一道黑烟后不见了影子。

    如此,战胜了。

    随着怪物的倒下,阁楼瞬间消失。

    此刻,白衣郎君的额头上渗出大量的汗水来,绿凤忙取出手绢擦汗,可是,屡擦不止而且越来越严重,如水直流。着急问咋回事?

    此时的白衣郎君感觉浑身在燃烧,但别无其它不利症状。

    这如何是好?绿凤慌起来。

    白衣郎君安慰说过会就会。

    绿凤不放心看向珼雅想知道什么情况。

    珼雅示意无碍。若不是刚才吸入寒冰法力,定会被焚烧而尽。

    仙子,难道就这样?

    当然不是。只需授他的那套法力就可。

    白衣郎君即刻明白了。提气运气,顿时,冰火不相融,身体内部挣扎的厉害。有此,无法克制内力一下昏厥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