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收了强大的外部力量,而自己内力有限,致使身体体质无法承受昏厥了过去。

    绿凤急忙扶住要倒地的白衣郎君,使劲的呼唤却是没有一丝反应。着急的问珼雅,怎么回事呀?何故。

    珼雅不知其因,有一点可以确定,就是自身内力有限无法消受。

    白衣郎君倒下,谢婉茹也是心急如焚。仙子,快想办法呀。

    雷行安慰说,吉人自有天相,会没事的。

    华宇也应言。

    此之情况,珼雅晓得,除了外力相助别无他法。可是,谁能做到?自己有保护众人之责脱不开身,而自己又是唯一能助白公子的人选,陷入两难困境。

    听了分析,众人不知所措如何才好?

    夏深巡思索一时,觉得阁楼已破,收起法力应该不成问题。说到:“仙子,目前应该是安全了。”

    此说,提醒了珼雅。是呀,阁楼已毁,等于法力已破,危险已除,我还顾虑什么?想此,即刻挥动手臂,形状如圆圈,口念收。瞬间,气球化无,众人即现空间稳落地。

    收了手,走到白衣郎君面前,要绿凤谢婉茹扶住让他打坐,好输入内力。中指单个一指,一道白气速现,如一把剑直插白衣郎君的右肩头。顿时,白衣郎君那一阵白一阵红的脸色渐渐变得白里透红红润起来。又接着,慢慢睁开了双眼,手指扣动。

    谢婉茹绿凤高兴的就要蹦起来。太好了,他俩异口同声。

    亜厼长长出了一口气,谢天谢地,总算除了它们。白公子,感觉怎么样?

    经过一番的磨合,两股强大的鬼魅之力终于让自己折服,感觉很爽。一时高兴,意念再起,瞬间,屁股离地似佛升至空中。

    这种境界谁都不会领悟到,就连珼雅也是匪夷所思。白公子这是什么功夫?

    正当高兴,无己老人清苦大师还有方丈大师三人口吐鲜血晕死了过去。

    雷行华宇还有付一卓夏深巡吓了一跳,惊讶。这都是什么情况?扶坐了他们,经过付一卓的号脉得知,是经脉堵塞造成,好在不在脑部。

    夏深巡又号了脉,基本得知病灶在什么地儿说,他们三经脉紊乱,致使心脉受阻,好在,不严重。不过,得尽快打通心脉。话落,事不宜迟,即刻运功通过肩颈穴将内力输入无己老人体内。

    付一卓也不示弱,帮忙清苦大师。

    剩下方丈大师,白衣郎君说我来。救治方丈,他的输入法姿势与大家不同。只见左手中指一指,一道红蓝内气光冲出,从天门而入。

    大家的帮忙,三人的病情得到抑制并而好转,很快清醒了。

    再号脉,脉相平稳,算是平安了,只需调理不日就可恢复。

    珼雅佩服他们这种精神。团队合作,意识可嘉。

    就在祥和气氛不一会,哈哈大笑声四面八方响起震耳欲聋。笑声至,话出,不错,有些本事。能破鬼族之门法力者不可小觑。

    随着话落,又一道门踏然而落。门两边依然有对联。

    左,乾坤六界,势不可挡。右,宇宙八方,唯我独尊。横批,鬼魅圣地。

    好大的口气。付一卓指着对联说,毫不知耻。

    夏深巡,也是,几斤几两,不自量力。

    有了白衣郎君高超的力量,不胆怯不畏惧,说话腰杆挺直。

    你们这群凡夫俗子,说什么?气煞老夫也。话落,一阵迷雾遮蔽了亮光,黑漆隆冬并且袭击而来。

    亜厼要大家小心,此雾障千万不能碰,碰者即刻被夺去魂魄。

    阁楼威力有目共睹,定是他们制造,如此,来着不善。不过,无论多么厉害,总之,已破,对他们便可大显身手。珼雅说,没了威胁,何惧这群鬼魅?白公子,绿凤,我们联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