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魅出现,神龙不见首尾,法力不可小瞧。

    因此,珼雅要和白衣郎君绿凤联手,否则,难以对付。

    声音传来,鬼魅必现,但不知其原因,藏头藏尾不敢露面。要说这是他们一贯的伎俩,倒是符合逻辑,不然,也不会总搞偷袭。来得好,正愁无处寻觅,这下好了,不用再浪费时间了。妖王,你对我恩重如山,今日,总算找到他们了了我的心愿,为你报仇雪恨。珼雅主动参战,不能袖手旁观。仇人就在面前决不能视而不见。说到:“仙子,你先歇会,要我与他们联手就好。这些个鬼魅与我深仇大恨,定要轻手宰了他们方休。”

    珼雅理解亜厼的心情,只是担心,他们联手力量不足,行不行?鬼魅力量不可小觑。

    亜厼要珼雅放心,自己有把握。再说,不是还有你呢。

    也好,先有你们一战,待有了有所摸索一举歼灭。珼雅一旁观战,一边找寻鬼魅在何处,以防偷袭。

    亜厼身躯高大又威猛,且身强力壮,双拳憋足力气打了出去。一道红色拳头形状惊驶而去。

    白衣郎君绿凤早已准备就绪,就待亜厼动手,挥剑直击。原本立劈,但雾气似空气,力劈无效,直击更有效。

    奇怪的是,拳气,剑气狠狠的顶住了黑雾,一时,黑雾被抑制停滞不前。

    就在碰到黑雾时,如一道铜墙铁壁砸了过来,顿时,手脚发麻,震的往后退。要不是马步扎实,定会丢人现眼。亜厼吐了一口气,妈呀,还真厉害。

    有了拳气剑气阻挡,黑雾一时被阻止了,明显吃力显得力不从心难以支持。

    即使自身吸取了强大的内力,毕竟,无法很好的利用,致使力道无法正常发挥。

    即使如此,也没有倒退一点,而是顽强的抗争着。

    白衣郎君鼓励他俩坚持就是胜利。

    见黑雾被阻挡,对面出现了四个人,服饰分别以红黄蓝绿代表,模样十分丑陋极其难看。各个正伸直胳膊施法,表情显得难以招架。

    不会吧,鬼魅魍魉的法力这么差?是不是我看错了?珼雅有些惊讶。

    难以解释之时,鬼魅魍魉突然间面带微笑,嘴巴已经裂开开怀大笑。

    这又是什么情况?

    珼雅一头雾水不能有解。喜怒无常吗?自问,谁能解答。

    就在迷惑之时,那几个家伙突然间咆哮,一阵子后,无缘无故般,内力巨增,雾像墙般倒压过来。

    双剑威力强大,再加亜厼之力,已经是势不可挡,可是,此刻无法阻止雾气前进。脚虽是纹丝不动,但却是丝丝后退。

    绿凤说,这几个家伙真是不简单啊。郎君哥哥,要不故计重施。

    白衣郎君清楚,之前所吸的内力还未消化,若是再来,恐怕危亦。

    那怎么办呀?他们太厉害了。绿凤明白的点点头,但很着急。

    亜厼说不必着急,这只是暂时的。

    夏深巡没有更好的办法,只有施展自身全部的力量搞偷袭。阴阳斧即现四把冲向鬼魅魍魉。

    怎么可能成功,依然被雾死死拦截,接着化为乌有。自己的内力还被雾气反弹回来,若不是有拦阻,定会粉身碎骨被吞噬。好在有防范,没被伤着。倒吸一口冷气又吐出,不愧是怪物。

    见此情况,付一卓吃了一惊。你这还是远距离,还不算正面攻击已遭打击,妈呀,这些个怪物真不含糊。

    谁说不是呢。怪物就是怪物。夏深巡终于明白人与怪物不能相提并论。

    雷行华宇争着要上对付怪物被夏深巡拦阻,以卵击石,不要白白丢掉性命。

    那怎么办呀?总不能袖手旁观就这样看着。雷行华宇心急如焚。

    付一卓一向性急,此刻也是无可奈何无计可施,很想用自己全部的力量孤注一掷,但这只是匹夫之勇,丝毫起不到一丝作用,反而让大家替自己担忧。

    夏深巡明白付一卓之意,这就对了,沉住气。相信,会有解决之道的。瞧,仙子还未出手。

    是呀,怎么忘记了仙子。众人目光汇聚一起,看向珼雅。

    珼雅明白众意,决不有负期望。

    经过刚才的观察,没有发现暗藏的杀机,如此,只是法力对决罢了。即如此,就好办的多了。

    瞬间,天女散花,一招即出。如千片菊花瓣击向雾气。有了珼雅阻击,雾气停止了前进。

    鬼魅魍魉不敢相信的相互对视,还有比咱们厉害的凡夫俗子?太不可思议了。

    见此情况,李亨心里那份担忧终于落地了。仙子就是仙子,证实了一点,邪不胜正。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