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的鬼魅魍魉咬牙切齿,恨不得将他撕碎碾踏丢进万恶深渊让他永不超生万劫不复才好。

    鬼魅魍魉的表情,恰恰说明了一点,他们已是秋后的蚂蚱没法蹦跶了。又说:“现在收手还来得及,不然,定将你们搓骨扬灰,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此说,激将法。如此,他们情绪波动,就会被轻易拿下。没想到,这几个鬼还真听话如此易怒,笨的要死。

    不错,他们是没法咽下这口气。活了近千年,没想到被一个凡夫俗子如此耍弄,气煞也。很想过去将他大解八块,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无能为力。

    有了刺激,情绪大为波动,原本法力还可应对,这下好了,本不所及,彻底败了。自己的力道被击的无力抵挡,步步后退。

    一鬼说,大哥,我们快撤,他们太厉害了。另一鬼搭言,是呀,这群凡人身手不简单。又一鬼说,没想到凡间尽有这等高手。能破得我们设的结界,说明,是经过千锤百炼的,这群人不可小觑呀。大哥,撤吧。撤,往那撤?别忘了,这是我们的老巢。大家用力再坚持坚持,实在不行,再撤不迟。红袍不甘心就这样认输。

    见他们大势已去,亜厼示意珼雅暂停,该说的话还的讲清楚,这样,理所应当的报仇,他们也好死有瞑目。亜厼说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毫不费功夫。没想到吧,你们这群鬼东西。”说着话将自己的头型幻成原来的模样。

    听到此话,鬼魅魍魉才注意起亜厼。这不是标准的妖怪嘛,兽头人身。

    见他这副模样,根本就是生疏。不过看他面相又觉在哪里绍过一眼?顿时想不起。

    一鬼问说,你这东西,四不像,找我们何干?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求我们收了你?

    亜厼丝毫不生气,说,死到临头的鬼东西,你们给我听好了,我就是妖王坐骑亜厼,今日是来为妖王报仇雪恨的,识相的,还是乖乖就地自刎,免得皮肉之苦。

    癞蛤蟆打喷嚏,哈气不小。一鬼自以为是的说,有没有那个本事。

    能言就能做到。有没有本事,咱们骑驴看唱本。就你们这点本事,还能翻天不成?大难临头,不知悔改,确实该杀。亜厼觉得多说一句话都是浪费口舌,但自己的原则必须走完。现在,该是大开杀界的时候了。于是运功说,去死吧。

    话落,摇身一变原形毕露,张口,一个个火球连续射出。

    亜厼开始攻击,说明他的原则已闭,无需再有等待。大家齐心协力众志成城,一股强大的力道将鬼魅魍魉逼上了绝路。

    原本危机重重,甚至危在旦夕,再有亜厼的攻击,无疑雪上加霜。但不论怎么样,在这种情况下千万不可放弃。可是,对方实力庞大,硬拼,无疑以卵击石。被称为大哥的红袍几乎焦头烂额没有办法,无计可施。

    老二黄袍劝说,大哥,撤吧,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老三绿袍接言支持。

    老四回应,再不撤,危亦。不论那火球,就当眼前的一幕我们也是没法对付呀。

    红袍思索了一番,必撤无疑。没想到,这些个凡人真厉害。

    就在火球到达攻击时,鬼魅魍魉突然消失不见了影子。

    亜厼着急起来,仙子,抓住他们,千万不要让他们跑了,他们就是鬼族四大长老。

    想留也留不住呀。对方虽是处于下风,可他们毕竟是经过千百年修炼,这点逃跑的功夫自然有的。做了一个无奈的动作回应了亜厼。

    亜厼显得更无奈。算他们跑得快,下次,决不让他们再溜了。

    鬼魅魍魉逃走,象征着胜利了,大家再度欢心鼓舞。虽是没有拿什么来庆祝,在心里都是欣慰。

    危机算是彻底解除,但那道门依然矗立。要不要进去?都是考虑琢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