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了魂魄自然而然不能转世投胎,但值得庆幸的是从此获得了自由,满足了,因此不再埋怨什么。至于其余魂魄若是有机会定会讨回,不过,看造化。

    鬼火之事算是解决了,大家决意离开。可是,前方虽是有路的迹象,但绝非就能一马平川。

    无数条阳光线条透过岩石缝隙射进来,又不能说明畅通无阻。岩石一个压制一个,环环相扣,天衣无缝,看似铁桶一般。

    真是难缠。

    白衣郎君挥剑而去,想一剑击碎它们不再堵路。

    剑气虽是无坚不摧,可眼前显得无可奈何,动不了坚固如金的岩石层。

    绿凤赶忙相助,相信,双剑合并定是无所不能。

    果然,剑气强悍,岩石层被撼动,有了碎小石子的掉落和灰尘的掉落。但就是如此,岩石层依然没有任何分裂的迹象,想让它倒塌,想都别想,犹如痴人做梦。

    这样的结果,令在场的人惊呼。不敢相信,又觉得理所应当。不然,怎么能展现出鬼魅魍魉的本领。亜厼不以为然的说,这是应该想到的结果。好,我来也。双手攥拳头,用劲,两只似拳头形状的蓝色气道打向岩石层。

    白衣郎君绿凤知晓,亜厼一人之力绝非能敌便一同出手了。

    有了亜厼的助力,岩石层被震的大面积震荡,碎石子随着裂口踏然而掉。一点两点七八点,直到数不清,轰隆一声岩石层彻底掉落,尘土飞扬。一阵风理所应当的刮了进来,吹的大家满面春风。

    鬼火们肃然起敬,尊重面前的每一个人。只是哑口无言,或许知道,大恩不言谢。然后消失在空旷原野中。

    白衣郎君说,好了,我们也该走了。

    没有铲除白衣郎君一伙人心有不甘,嘴里骂骂咧咧的,什么时候有过这样的事情,简直是耻辱。

    回到萧傲天面前,神情呆歇,一看就知,定是没有结果。没有结果,说明,那伙人定是安然无恙的逃走了。也罢,手下败将不足挂齿。说,公主殿下不必忧心,时间有的是,就让那些手下败将多蹦哒几天吧。

    话虽如此,时间久了,夜长梦多,如此下去定是后患无穷。得尽快收拾了他们,否则危机重重。公孙雯很严肃的告知萧傲天。

    萧傲天岂不知此道理,事到如今又能怎地?还不得走一步算一步。总之,孙猴子再厉害,也逃不出如来佛祖的手掌心。要魔族公主大可放心,只是时间问题。

    独孤剑义泉都是咬牙切齿,多好的机会呀。走过这个村,哪有那家店。想下去,哪有那般本事。气不从一处来。

    尹馨刀客,长枪鲁一手面部表情展露,可惜了。

    唯有逍遥一郎面不改色屹立众人之间。在他心里,仿佛安心了些许,但不知,这种感觉为什么不由而然的就生成了。自己永远都找不到答案。

    公孙雯观察了好久逍遥一郎,顿时胸有成竹,这招,定叫他们防不胜防,各个击破。

    就在得意之时,几个鬼魅魍魉速然而过,见他们那慌张样子像是在逃命。是什么原因如此狼狈?公孙雯决意问个清楚明白。忙叫到,几位,跑的那么快,出什么事了?

    咦,他们是什么人?一群凡夫俗子,竟能见得我们的身影,不简单呐。刚要停步寻个真情,又一想,是不是和那伙人是一伙的?由此顾虑,为了安全,三十六计走为上,不予理睬。

    没有搭理自己,说明已经是惊恐。说到:“你们不必害怕,说不定我们会是朋友。”

    怎么可能?

    鬼魅魍魉疑惑。

    如此狼狈,猜的不错,你们定是被一个姓白的打成这样了?

    姓白的?这倒没关注。他一身白衣装扮,手持一把黑剑的年轻后身。

    黄袍描述着。

    不错,完全吻合他的外表。被打成这样,也能说得过去,起码,不是丢人现眼。公孙雯以嘲笑的口吻说出此话,目的,就是激怒他们报仇雪恨,如此,与自己联手多了筹码好一致对外。

    不提则罢,提及疯狂,恨不能杀了他们以解心中怒气。蓝袍说,你什么意思,故意激怒我们,信不信,杀了你。

    呵呵,好大的口气,怕就不开口。我的意思很明确,我们联手杀了他们。公孙雯稍停,实话说,他们是被我们打下山崖的,要是再有你们的帮忙,你说,结果会怎么样?

    结果谁都清楚,自然会一举消灭掉他们。鬼魅魍魉都有这样的想法,决定联手共除心患。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