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如其来的事件令人发指,真是措手不及。眼见就要着陆,得想法,不然会摔得希八烂。

    白衣郎君思绪着。当然,自己不会有事,大师们就不幸运了。好在有仙子亜厼在,躲过这一劫应该不成问题。

    珼雅亜厼,仿佛懂得自己之意,依然,照之前的做法行事,在着陆后,各个安然无恙。

    翻过阴山,天空晴朗,阳光明媚,照的大家无处躲藏。

    哎呀呀,此地怎么这么热呀?

    是呀,大冬天的,不合情理。

    大家嚷嚷着。

    这样的气候的确异常,得找找,是什么原因。

    此处无疑是山脚下,因为,刚过阴山。可是,不是,而是一马平川。

    以为看错了,四处展望仔细的观察,不错,不是山脚下。而是,五十多步处,出现了农户盖的茅草屋,一栋一栋的。房屋算不上密集,家家挨着。总之,此处人家甚多,一眼扫不光,足百余户。看来,是个人员密集的大村子。

    付一卓欣喜若狂的态度诚恳的说,总算有人家了,把我饿的受不了了。

    夏深巡说,也是,三天没有进食了。转脸对李亨说,太子殿下,我们同往。

    李亨自然是求之不得,巴不得有一口热饭,没多想说一起走。

    就在大家抬步阔前时,一个满面委屈的妇人连滚带爬的从村子头狼狈的跌跌撞撞的跑了出来,见她样子像是被人驱赶,甚至追杀。眼睛瞅着前方,嘴里还叫着救救我,我不是猫鬼。

    这样的喊叫,或许是看到了白衣郎君一伙人。

    这是什么情况?众人不解。

    绿凤见此妇人顿感怜悯,忙上前,不记后果的准备搀扶。谢婉茹也是一样的心态,随绿凤一起同行。

    站住,不许跑。

    妇人身后紧随其后的一伙人,手握农具面目狰狞的大叫着,你这害人的猫鬼,今天不除你,后患无穷。

    妇人已经是竭尽全力,不料,腿脚不稳,一个狗吃屎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而那些追赶之人已到他的身后,不由分说的抡起农具照着头脑就是开砸,嘴里喊着要你跑,还我儿女性命来。

    绿凤谢婉茹多么希望那妇人能爬起来,哪怕再走七八步,自己就能出手阻止那些人了,可惜,她的倒下像是永远都不会爬起。想救妇人,心有余而力不足。虽是大步向前,也是鞭长莫及,只有眼看着她被长长的锄头切入脑袋。

    就在千均一刻,一道白光似剑闪过,那群人手中的农具统统掉落,接着飞到了一边,丝毫没有伤到妇人一丝一毫。

    怎么回事?是谁出手了?

    绿凤谢婉茹不用想,一定是郎君哥哥。两人不约而同的看去白衣郎君。虽是掉头,依然没有停下救人的脚步,飞步向前。

    不错,谁有如此的本事?除了灵剑,他人之手不会有这招。

    事态紧急,白衣郎君顾不得后果救人要紧,挥剑出鞘,剑影即出,剑气已不是从前那般,而是提升了一倍,似如双剑合并。剑气精准且有灵气,随着主人的心意行事,所办之事,让人非常满意。这一招,就是白衣郎君想要的,夺了兵器,驱了众人,万事大吉。

    脸上露出了满意的微微笑容。

    几步之遥,绿凤谢婉茹便是护住了妇人,并且搀扶起了她。

    那群人被莫名的一道剑气夺了兵器非常害怕,各个战战兢兢,果不其然,是眼前的妇人施了妖法,可见,她就是猫鬼毋庸置疑。纷纷各司其职,争先恐后的捡起兵器,开始了又一波的攻击。说什么都得闹死她,不然,祸害全村人。

    而此时,绿凤谢婉茹已是护住了妇人,阻止了他们的行动。

    一中年男子大吼大叫,快让开,不然不客气。

    谢婉茹心直口快,你们这班大老爷们,欺负一个手无缚鸡之力,而且弱不经风的妇人算什么男人?这就是典型的凌弱势强之举。

    众人打量了她俩,是两个黄毛丫头,变得嚣张起来。出于善心劝阻,中年男人指责她俩是非不分,黑白颠倒,再说一句就是信口雌黄。快快离开,不然一起打。

    谢婉茹,你打一个试试?定叫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此话,无疑火上浇油,惹得大家伙怒火中烧,各个的眼神如狼似虎。

    见此情况,应该立刻减消他们心中的气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绿凤的态度则是认为,他们之间定是存在着一定的缘由,不然不会这么兴师动众。语气温文尔雅的说到:“乡亲们,稍安勿躁,且听我说几句可否?”

    大家伙本是人心善良,听到绿凤和气的言语自然是给了机会。中年男子要她有话就说,别耽误了杀死这只害人精,猫鬼。

    猫鬼?是何东西?

    绿凤谢婉茹闻所未闻,一时的思维渺茫起来。为了弄清楚事实,要他说出个所以然来。

    一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