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的惊慌,说明发生了可怕之事,可想而知,一定触目惊心。

    怎么了?一中年男子着急问。出什么事了?

    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哭哭啼啼的说,那只黑猫突然间变得好大,然后把玲晴叼走了。

    啊?

    玲晴,我的孩子。一个三十不到的人喊着跑向了寨子。

    众人惊慌失措,但瞬间清醒,知道救人要紧。快说,哪个方向?

    就在后巷子头那里。

    众人手握农具,不由分说的抬步赶过去,但被白衣郎君阻止了。

    那伙人足有百人,气势如虹。以他们的想法定能置黑猫与死地,然后救出孩子。可是,黑猫即为猫鬼,行动极快,怎能给大家机会?此刻去为时已晚,徒劳无功也。

    这样的解释,众人焦头烂额更是无计可施,这可怎么办?疑虑的眼神紧盯着白衣郎君。

    一人说,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说怎么办?总不能就这样不理不睬袖手旁观吧?

    又一人说,别跟他废话了,我们的事我们自行解决,先赶过去再说。

    又一人说,对,事情紧急,时不待我,迟了可真没救了。

    对对对,大家伙争先恐后的就要走。

    “”大家稍安勿躁听我说。”白衣郎君叫住发慌的人群说到:“听了你们的描述,我大致有所了解。其实,你们中了黑猫之计了,所谓将计就计,又调虎离山,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

    白衣郎君的话,众人糊里糊涂。什么将计就计?什么调虎离山,?他们根本想不到事情怎么会是这样的,也搞不清楚为什么会是这样,要白衣郎君解释清楚。待白衣郎君细细分析后,大家认为,要是这样的分析,像是这么回事。因此冷静了下来,可是,事态紧急迫在眉睫呀,决不能逗留。

    白衣郎君安慰大家说到:“若是你们信我,我保证,一定将那只黑猫抓回来,让你们处置。”

    众人依然疑惑,好像在说,凭什么信你?不过,自己确实是没有一点办法,不然,也不会中黑猫的道。能分析出中了黑猫之计,说明此人非同一般,选择信他一回。一人说,你要是将这只黑猫捉拿,你就是我们钱寨子的恩人。

    村民的表态,让白衣郎君倍感压力。说实话,自己也弄不清楚,那只黑猫在何处,不过,在此处已丢孩子数个,黑猫应该还会出现的,无处可寻?根本不可能。

    有了肯定,钱寨子的人不再有顾虑。

    绿凤说到:“郎君哥哥,我支持你,一定会抓到的。带上我。”

    白衣郎君点点头,恩了一声算是答应了。

    谢婉茹也说,白大哥,把我也带上,让我疯狂一把。

    雷行说,婉茹,你就不要给白大哥添麻烦了,我们保证人生安全就是对白大哥莫大的帮助了。别忘了,那可是一只猫鬼。

    不吗,我就要去。雷哥,你给白大哥说说,我也去。谢婉茹似撒娇起来一副祈求态度。

    华宇说,谢姑娘,此事体大,且不能让白大哥分心呀。

    谢婉茹明白了华宇之意,奥一声,再没有坚持己见。

    李亨说到:“白公子,有多大把握?”

    对这问题,白衣郎君几乎没有把握,不过坚信,那只黑猫必会回来,而且伺机出手。只要有孩子们在,就不怕鱼儿不上勾。

    说了自己的想法,大家都是支持。

    但钱寨子的人都不愿意,因为,孩子被叼走,他们性命堪忧,岂有不予理睬之理?

    白衣郎君解释到:“孩子生死未卜,而且凶多吉少,若是那只黑猫要吃孩儿,我们现在赶去,也是无济于事。”

    难道,就不去管?

    孩子不是你的,当然不着急了。

    钱寨子的人七嘴八舌议论着。议论一阵子后,细细琢磨起来。

    想想白衣郎君的话似乎有所暗示,黑猫所做的确另有目的。那么,孩子们应该都活着。想此,心中担忧顿时稍稍减少了一点,不过,即如此,更不能放松救人的时间,多一分钟就多一分危险。有了此分析,村民们开始接受这个外来的不俗之客。看来,救出孩子们还得仰仗这位白衣侠士了。

    一人有礼貌的见礼大家后,向白衣郎君施了一礼,口气祈求说,你能帮我们找到失踪的孩子,你就是我们寨子的恩人,我替全寨子的人给你跪下了。

    万万使不得。白衣郎君忙扶住中年人打包票的说,我一定。

    那人泪珠热滚,拍拍白衣郎君的手,什么话都不说了,年轻人,自己要保重。对了,你叫什么?

    白衣郎君自我介绍后,全寨人考虑到,黑猫已经消失,此去追赶已属无意义,因此,邀请大家入村,具体事宜再做决断。

    村子里的稻草屋,整体结构都是木料,方案精致别影,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的确,这样的设计闻所未闻,更是从未见之。众人夸夸其谈,赞语妙连。

    进了屋子,有桌有椅。桌面成方形,面上摆放瓷制茶具。大茶壶小茶壶各一个,茶碗数多。它们外表虽粗,不过,让人顺眼。

    主人让大家一一就坐后,茶水沏满,顿时,一股茶香味道四飘,都禁不住快速端起茶杯,以尝茶的味道。

    茶水清淡,发黄,定是美哉,但是引不起李亨的兴趣。

    主人看了李亨的异常表现,扎一看,气势非凡,料定不是寻常之辈。于是自我介绍说,我是寨子的头人,性葵名悦翔,敢问这位官人姓氏名谁?

    李亨犹豫不决,要不要告知自己的身份?若是告知,此时此刻,安贼探子横行,岂不存在着一定的危险。罢了,暂时保密。说到:“孤,,,,奥,故姓唐,单字龙。”

    葵悦翔奥了一声,幸会幸会。此茶乃颠西复出,故有茶香美名,还请唐龙不要客气。

    李亨以防引起不必要的根节,敷衍态度以应。

    葵悦翔又见珼雅亜厼行动怪异,打量起他俩来。

    一个,年轻漂亮,冰清玉洁,又端庄大方,咋看咋是一副贵人气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