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床上等待谢婉茹好辛苦,左等右等不见回来,嘴里嘟囔去哪了,一会儿,不耐烦的入睡了。

    谢婉茹心里怪怪的,不是个滋味,一种焦急的感觉,恰似心急如焚。念叨着,王前辈她们离开没有?真想再次过去,将自己的暧昧之意告白白公子。可是,又拉不下那薄薄的脸皮。

    怎么办?

    左右为难拿不定主意,最后决定先回房。

    见到绿凤睡得正香,越看越不顺眼,那份妒忌心理顿生,于是将之叫醒。

    狠狠地将床蹬了一脚,床前后摇动。

    被震醒的绿凤惊叫了起来,妈呀,地震了。

    猛地爬起来就往外跑。

    原本对绿凤恨之入骨,她的惊呼惹笑了谢婉茹,咯咯大笑,笑的肆无忌惮。

    我是干嘛的?拿她出气的。明确了自己的行动方针,忙恨意满满,双手插腰,一副破相,手指一指说,瞧你,那损样。

    见之谢婉茹举动,绿凤即刻明白了过来,原来是你在捣鬼。刚问为什么,思绪一下明白了。虽是非常不愿意她这样的态度,可是,喜欢一个人并没有错,理解,说到:“有什么事不能心平气和?,非要如此?”

    谢婉茹也不想把事情搞得僵化,对自己刚才的举动即刻有了悔意。也想心平气和的处理此事,让绿凤无条件的离开白大哥,可是,搭箭在躬,不得不发。既然有了开始,就不能半途而废。

    “必须的。”

    原本,持理解态度,慢慢将此事处理好,不想,她会这样。既然没有回旋于地,何必需求和平。

    “如若不肯呢?”

    “那就不要怪我。”

    谢婉茹得寸进尺,丝毫不让步。

    “你想怎么样?”

    “离开白大哥,远远的。”

    “做不到,除非我死。”绿凤意志坚定。

    谢婉茹即刻收回刚才冲动的态度,看来,是自己想多了。没想到,她这般不识趣。你应是不应?我的忍耐是有限的。

    凭什么你说啥就得啥?别忘了,近水楼台先得月。

    谢婉茹冷哼一声,也别忘了,后来居上。

    两人目瞪着,关注着对方的一举一动。可是,谁也没有有动手的意识。一时,气氛陷入了僵局十分尴尬。

    雷行华宇,经过珼雅的指点,心里稍稍欣慰了一点,觉得,仙子所言极是,决定和谢婉茹聊聊,看她什么态度。

    房屋外,两个人影相互对峙,各持不下。分析,定是发生了什么事。于是快步走了进去,幸的门没有上锁。

    雷行说,二位这是怎么了?

    华宇说,有事好商量嘛,不必如此。

    见是他俩,谢婉茹不高兴的要他们出去以免破坏了自己的好事。

    此举,充分说明了,她俩为了白衣郎君干了起来。

    雷行华宇看了场面,要是不把她们拉开,定会斗个你死我活。

    雷行走到谢婉茹面前说到:“谢姑娘,有事好商量,来,我们坐下说。”

    “有什么好说的?快走,别让我生气。”

    既然谢婉茹难以说服,何不把目标转移?想此,华宇走到绿凤面前说,绿凤姑娘,你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