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谢婉茹早早起床,打了盆清水来到白衣郎君的房间里,但是,来迟了,绿凤已经是早到了,而且,两人有说有笑。

    怪不得一大早不见了影子。

    对于他们卿卿我我的动作,顿时来气,真想狠狠地揍绿凤一顿。又一想冷静了下来,不能冲动。为了达到目的,不让白大哥讨厌自己又改变了策略,来一招委曲求全,丝毫不在意的表情显得大方,除去小肚鸡肠之疑,面带微笑的迎了上去,站在了绿凤前面,见白衣郎君要取毛巾,手急眼快的从一旁,顺手取下毛巾给白衣郎君擦脸,不管白衣郎君的任何感受。

    对于谢婉茹的突然而至,白衣郎君感觉意外,什么情况?还不等问问原由,她又这样的举措让自己更加的迷茫,刚要拒绝谢姑娘,她的速度让自己避而不及,只好应允,忙让坐。

    对谢婉茹的举动,绿凤不以为然,知道她的用意。

    但要是这样下去,怕自己无法支持下去,因为受不了她的这套横刀夺爱的做法。要是加以阻挠,恐怕会让郎君哥哥难堪,甚至误会。

    那么,该如何是好?

    罢了,不去想太多,相信郎君哥哥会有决断。说

    “郎君哥哥,我先走了。”

    话落,不回头的出去了。

    白衣郎君想出去,但被谢婉茹阻止了说,白大哥,我有话跟你说。

    白衣郎君对谢婉茹的举动有些受宠若惊,想了想,几乎明白了,但自己心有所属,这是不可能的。

    听了白衣郎君直言不讳的解说,谢婉茹心有不甘,说,你心中的人,现在已是魔了,不可能回来的,你醒醒吧。

    白衣郎君信心百倍的说,虽魔族公主占有了她的身躯,但她的灵魂依然没有变,我相信,总有一日她会醒悟的。

    怎么可能呢?除非魔族公主灰飞烟灭了。谢婉茹肯定的说。

    白衣郎君不放弃的说,总会有办法的。

    就在他们争论不休时,气温离奇的骤升。原本近四十多度,这下好了,百度足有。

    这是咋回事?

    刚要出门问个清楚,绿凤急冲冲进来说,不好了,一个火球从天而降,点着了草垛,火势凶猛,蔓延极快,若不制止,定会烧毁整个村落。

    不问事出有因,跑了出去查看。

    火球很大,十几步高,十几步宽,像滚雪球般滚了过来。所到之处,毁之一巨。又看了周围,不见人影,这是何故?

    珼雅亜厼及众人此时都已聚齐,并没有发现来人。虽然都知,这是人为,但不见是何人所为?

    细想,应该离不开鬼魅魍魉和魔族公主,只有她们,才会造成这样的局势。不错,应该是。难道,鬼王来了?

    待大家聚齐时刻,火球突然而至,一个声音传来,以免生灵涂炭,交出十五个童男童女。

    要来的,终究免不了。看来,必须一战。

    一夜,白衣郎君难以入睡,反反复复思索,如何应对。硬拼,无疑不利于自己,搞不好会有全军覆没的危险。那么,该如何做才能阻止他们,又能保护村子?

    眼神无助的看向了珼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