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被鬼王施了法,如蚂蚁钻骨奇痒又疼痛,好个难受,又加黑气如绳索般捆绑收紧,致使整个骨骼移位,甚至有断裂的迹象不时发出咯咯的骨断声。瞬间,整个人化为乌有消失不见了。

    玉帝很想救大神,但是鬼王不给机会,没有住手,狠心的将其杀害了,而且还是灰飞烟灭永世不得超生的那一招。玉帝大骂刽子手。情绪波动,愤怒的要起身,但身不由己。霎间,热泪滚滚,恨恨的看着鬼王,好像在说,我一定,会将你搓骨扬灰的,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不然,难解心头之恨。

    鬼王能读懂玉帝之意,可惜他没这个机会了。因为,可能造成对自己威胁的人已被自己亲手给解决了,没有什么可害怕忌惮的。得意的说到:“别在做梦了,别在幻想有人来帮你了,在这个时候,你已是我的阶下囚,不可能有翻身的机会的。我要是你的话,就不会用这种目光看我,而是用另一种方式,祈求我,不是吗?你要知道,你这样的态度会付出代价的。”声音变的狠辣“黑猫鬼使,再带一个进来。”

    真是大快人心,我王处置一个人尽是如此的干净利落,佩服佩服,佩服的五体投地。黑猫鬼使欢心鼓舞的来到珼雅亜厼跟前,想将他们其中的一个带走,也好除去后患。但一想不可,要是大王想杀他们早已动手何必等到现在?看来大王另有安排。于是信心备至的抓了一个大神来到鬼王面前说,我王,怎么处理?

    鬼王瞅了一眼玉帝,见他那副模样已是焦虑,明显,着急了,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不过,离崩溃还远。为使达到崩溃的效果,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戳他心窝,这也是,使他尽快交出玉玺的最直接的可行办法。要想达到目的,不得不使用卑鄙无耻的手段,这就是无毒不丈夫所作为。于是即刻发功打向了大神。

    大神们全被鬼王施了法,虽是意志清醒,但不能语,各个身不由己只能任人宰割。

    玉帝看在眼里怜在心里,再是执着,他们必会遭到毒手。罢了,只能交出玉玺了,不然,天宫无一幸免者。但是,即使交出玉玺,也不会有另一种命运的,不过,至少能争取一点时间。只要有时间,相信,或许白公子会来的,即是不能来了,也是尽力了。

    想此要鬼王住手。

    鬼王大喜,看来,不出狠招难以牵制与他,真是一个属核桃的。“不要老让我住手,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交出可以,我有条件。”

    “条件?什么条件?告诉你,你没资格与我谈条件的。”鬼王武断的告诉玉帝,语气斩钉截铁,胸有成竹。“只要你让我高兴,什么都好说。”

    “给了你玉玺,难道还不高兴?”

    “那当然了,这要看你的态度了。”

    “我也告诉你,你要答应了我的条件,我就会让你高兴。”玉帝毫无犹豫的说。因为,他要的是玉玺而不是命。

    鬼王知道,自己的目的众人皆知,知道玉帝其用心,要是答应了他,岂不功败垂成?不行,不能答应他的要求,否则,放虎归山,自取灭亡。要是不答应,定是玉石惧焚的下场。

    一损具损一容具容啊!

    鬼王思索不决。

    也罢,先听听他的条件再说。

    面带微笑,你说说看,我能不能做到。

    玉帝开门见山,要他放了所有的人质。

    自己猜的百分百,果然要自己放了他们,这怎么可以,办不到。

    见鬼王拒绝了要求,玉帝再一次的闭目养神,不予理睬,这可把鬼王着急了,不知所措。

    公孙雯打气与鬼王说到:“这个时候,我们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万不可妥协,否则,前功尽弃。”

    “是呀,事到这种地步我们占有着主动权,凭什么跟他有条件。”魔王与女儿一唱一和来双环,说的鬼王气焰高涨,气不从一处来,气急败坏的二话不说,再一次拉起那大神,手掌冒黑气,速然打去。

    鬼王此举,路人皆知。若不交出玉玺,大家都会成为自己的殉葬品。不行,决不能让无辜的性命再度消失。叫道:“住手,我愿交出。”

    鬼王听到玉帝的叫声,这次没有执意下去为所欲为而是停手了,他知道,适可而止的道理。再着,他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所以,绝不会信口雌黄出尔反尔与自己。“好,我选择相信你,因为,你没的选。”

    不错,玉帝的确没的选,只有依他要求才能让大家暂时安全。再无顾虑的说到:“他就在御案中央,念动暗语即可,不过还需力量。”

    “说清楚,不要含糊其词。另暗语是什么?”鬼王着急问。

    在这个时候,玉帝觉得没必要在考虑什么,为了众神的安危,也只有先如此了,希望白公子就是雁形变剑法的拥有者。

    “暗语几字不难,难在,只要力量充沛可解一切。听好了。女娲彩石炼,七彩天宫安。”

    鬼王细细思量后笑着走向御案跟前,念起了暗语后,果然,一个绿白色闪耀的玉玺出现在了御案里面。见到玉玺,鬼王大悦,然后按照玉帝的指示操作后,玉玺徐徐升起露出御案。然后,又将它吸入自己的手中。

    此刻,魔王,公孙雯,黑猫鬼使,以及红白鬼使都乐开了花,恭祝鬼王掌控天宫取得胜利。

    眼看就要得手,不知什么原因,玉玺突然停滞不前,被定住了似的纹丝不动。

    鬼王以为是自己的力量不够忙叫魔王帮忙,还不等魔王出手,玉玺已经脱离鬼王的控制在空中飞来飞去,飞的肆无忌惮,慌悦,自成一派。

    看它的架势,好似在御案里沉睡了好久好久,这次,终于有机会脱身四处飞舞,好放松放松。

    有此想,鬼王倒是不担心起来,因为,自己已布下了天罗地网,它是插翅难逃。。。。。。。。

    有此信心,绝非对它一筹莫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