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期待这一时刻已是良久,敞开了胸膛迎接玉玺归来。

    快到鬼王面前,玉玺突然间改变了路线去探玉帝,还围着他转了好几圈。

    玉玺围着自己看,无疑是泼猴在嬉笑自己,很想说,快干正事,但不能开口,只好配合他装作一无所知,依然若无其事的坐着看他用什么法子对付鬼王。

    对玉玺的动作疑惑不解,难道,是在告别?鬼王猜疑起来。若如此,好消息,说明,他决意随我了。心中一度高兴。

    几圈后,玉玺停了下来,然后在空中翻起了跟头。方位不一,速度极快,让人目不暇接。

    盯着玉玺看,搞得晕头转向,视力似乎模糊不清起来,如幻影,瞬间,两三个玉玺如一度叠加又散开,极其耀眼,前前后后,左左右右排列,在眼中闪烁,亦有亦无,一阵子后突停。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玉玺突置落到了怀里。鬼王大悦,擦擦眼睛看,是真是假。

    “这下,可以放了玉帝了吧。”玉玺质问。

    得到玉玺的鬼王乐的开了花,不知是谁,瞅着玉玺爱不释手,哪管别人在言语。

    拿到玉玺,魔王公孙雯都是开心,因为,计划的第一步顺利完成了。

    听到玉玺之言,他俩的态度自然是不能放,相反要斩草除根,不然放虎归山后患无穷。

    公孙雯说到:“鬼王,玉玺问你话呢,玉帝可否走?”

    鬼王高兴之余什么事都不是事,唯有得到玉玺才是事。如今玉玺已得到,其余事无关紧要不算什么。奥了一声不管事态严重不理不睬,是不想让这些琐事扫了自己的雅兴。

    鬼王的态度,意喻明确,应该是放了玉帝。

    这是魔王的理解。

    但骨子里,鬼王怎么可能放了玉帝,再是糊涂也不能做这样的决意,如此,不是成了放虎归山养虎为患了吗?

    可魔王就不是这么分析的,认为鬼王让高兴冲昏了头脑。

    魔王着急了起来提醒的语气说到:“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啊。”

    有了魔王这句话,鬼王才立刻悟过神来,收起玉玺放怀里嬉笑说到:“得到玉玺就得到了天宫,你说,一山能忍二虎吗?”

    此话意喻清晰,不必再想。玉玺恩了一声又叫一声好,“有种。不过,你孙爷爷我也不是吃素的,早有防备。”话落,不见其影的拉起玉帝到了另一边,足有二十步。

    玉帝被救,危机解除,大幸。西王母清醒的在第一时间示意女儿们速速离开此处与玉帝合拢,已达安全境界。走时,顺便带上了绿凤和剑南地仙。

    魔王公孙雯要阻止,鬼王若无其事的说,稍安勿躁。小小凌霄殿,何况是内阁,何处可去?

    再听玉玺的话简单明了,是个人都清楚,是那孙猴子附身玉玺在作怪。鬼王更是自信,得到玉玺不是做梦而是千真万确了。因为排除了玉玺认身的说法。

    但对孙猴子的来临感到惊讶,这是自己没有预料到的不愧齐天大圣名不虚传。不过,来就来了,没什么所惧。小小猴头能耐我何?无非增添了一些打料罢了。因此显得面不改色平淡无奇。

    玉玺已到手,算是大功告成,接下来,就是铲平一切对付自己的恶势力了。洋洋得意的说到:“别再躲躲藏藏了,你的那些本事谁不晓得。三十六班变化,不错,的确厉害,但那是百年前的事了。今非昔比,在我眼里就是变戏法而已。最好乖乖的听我的,不然,我教他粉身碎骨灰飞烟灭。”说着话左臂伸直,手掌黑气冒出就要打向大神的天门部位。

    见此情况,玉帝着急起了,西王母更是心不安,后悔没把曲大神一起带过来。

    佩佩也是难过,但曲大神的位置偏执,又在魔王身边实在是无能为力,劝说母亲不必自责。

    孙悟空怪起自己性急漏了嘴,抖破了自己的身份,让事情变的复杂化。原本利用玉玺特殊的身份迷惑他,从而达到救人的目的,不想,功败垂成,功亏一篑。想此现身说到:“算你还有些本事,只是可惜醒悟的有些迟了。既然晓得俺老孙的厉害,还不快快放曲大神?以免找打。”

    “猴子就是猴子,口气依然那么大。虽你是天不怕地不怕的种,可我更不怕你,相反更加的喜欢你,这叫一物降一物。提醒你一句吧,这不是几百年前了,有些事会随着潮流的更进而更进。自然,有些人也得刮目相看。比如我。”鬼王来一招王婆卖瓜自卖自夸,意喻威慑孙悟空,不要永把自己当成一根葱,东方不败西方照亮。这个世界它不是一尘不变的,

    孙悟空猴精明,懂得其意谦虚的说到:“好汉不提当年勇,那都是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想想都惭愧。既然你说的这么好,那我就同意你说的,让他变,使劲的变,变得面目全非。”语气变得严厉起来。

    鬼王晓得他意,这是下挑战书。好,几百年了,早有与他对决的信心,可惜没的时间,今日,就让自己圆了这个梦。叫道:“这是你逼我的。”话落,一掌打了下去。

    孙悟空知道,在这个时候,根本没法救得了他。不管怎么说,也得试一试自己的聪明才智不是吗?高呼叫到,等等,我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