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笑道:“癞蛤蟆打喷嚏口气不小啊。好,就给你这个机会,我倒要看看你有何本事。不过需提醒你一句,不要以为得了剑南花就有恃无恐目中无人。但看刚才的表现,一般般,即使有了剑南花又如何?我看呀,未必成精奥。哈哈哈”

    白衣郎君对鬼王早已气怒,不必与他争执,瞬时施展功力后,随即,乌金剑悬络半空,子爵剑法施展,目的,使其不备。

    子爵剑法依然精妙,再有剑南花其力,剑招从原来的招式快精准,即是如此,这套人间精益求精的剑法对于鬼王来说毫无杀伤意义故觉小儿科,不出几招便被鬼王破解了笑说:“就这破剑法,还需终南山走一趟?玉帝老儿,你是不是糊涂了。哈哈哈”

    玉帝知道此剑法是子爵剑法,但不知白衣郎君为何不用雁形变剑法。此剑法九九归一,瞬息万变,致敌一招。难道,他是不知其法?若是,终南山之行何解。

    子爵剑法算是人间剑法中的佼佼者,而对这个魔头来说就是个笑话,气煞我也。不过目的已达到,算是胜了第一步。接下来,趁其不备,雁形十八变该是时候出击了。

    在收回子爵剑法最后的一招时,突然,乌金剑幻化亦有亦无起来,左右前后飘渺不定。

    在鬼王眼里,他这是在干嘛?好似针灸,一长一短。

    在众人眼里,乌金剑在空中悬着,显示已失利,败局已定。

    魔王一伙此刻的担心减少了许多甚至全无,开始了提早的庆祝故欢心鼓舞。

    绿凤一伙人的担忧一度没有减少反而递增,这样的局势怎不让人忧愁。

    看着白衣郎君不动声色只是口念口诀,绿凤喜忧参半。喜的是,郎君哥哥并没有完全战败,而是另有计策。忧的是,一度纹丝不动,恰似无计可施。

    乌金剑刚才的表现,能与自己心心相印十分满意,如此,自己的刻画所思,最终的意念万全可与乌金剑一体,便是剑之思想。有此觉悟,乌金剑再度助郎君哥哥应该不是问题。想此,撑着坐立身体试着运功,可是,万万不行。因为,鬼王已把她们的穴道给封死了,强运,便觉心口运脉倒施逆行。试了几次都以失败告终,只好作罢。不过,脑袋所思并无障碍,于是,用意念指挥灵剑。

    乌金剑躲过了魔王刺向鬼王却不想被鬼王袭击打了一掌掉落在地,好在白衣郎君及时出手,不然,乌金剑便被鬼王损毁。有了绿凤的意念召唤,灵剑不再怯懦,勇敢的再次双剑合并。顿时,剑气更加厉害。

    乌金剑一前一后真似针灸,鬼王琢磨不透,想着这小子是不是无招可用,用此剑耍把戏戏弄与我?若如此,不必理会,倒要看看,他能搞出个什么花样。

    乌金剑闪烁一阵子后,突然,成了十八把剑,瞬间,到了鬼王面前,瞅准穴道刺了进去。

    在乌金剑驶来的瞬间,鬼王看的清楚。